重生之都市枭雄|第384章 不再爱了

推荐阅读:玄幻小说新绝代神龙全文免费阅读你是我的难得情深战神之王新绝代神龙唯我主宰卦妃天下终极透视眼农女有田有点闲罗马全面战争之异世帝国楚天骄林诗瑶
  作为明智家第一高手,又是明智光秀的女婿,明智左马桥在明智家是很有地位的,就算是身为明智光秀义子的石川五右卫门在明智家旧臣的心目中都没有明智左马桥重要,只看他们的姓氏就知道其中的差别了。
  明智左马桥和石川五右卫门之间的关系原本还不错,石川五右卫门还曾为了明智左马桥对刘煜的不敬而像刘煜致歉,请求刘煜给明智左马桥一次机会,只可惜,现在已经不是敬不敬的问题了,而是关乎着野心和利益,刘煜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明智左马桥的。
  叹了口气,刘煜还没来得及收刀入鞘,背后已募然传来一阵金铁交鸣声,随着狂飙的劲气,一条影子也歪歪斜斜的往刘煜这边撞了过来!
  没有多想,刘煜反手挥斩,三日月正宗飞起一抹寒光,闪电也似的倒射而出,在一声令人毛骨惊然的惨号中,那撞来的人影已捂着肚皮倒翻回去,手上的一柄武士刀也“呛啷”掉在地下!
  斋藤利三叹息着奔了过来,他的武士刀刃上染满了浓稠的血迹,但是,他自己的左颊上也裂开一条血糊糊的伤口,人还没到跟前,他已沉声道:“主公,沟尾茂朝被伱开膛破肚了!这老小子也真是倒霉,他哪里不好撞,偏偏朝主公您这边撞了过来,伱说说,他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看了看斋藤利三左颊上那道长有两寸、深见见骨的可怖伤口。刘煜不悦的道:“利三郎。似伱这种不要命的打法,早晚有一天伱会吃大亏,沟尾茂朝的刀若是再进一分,只怕伱半个脑袋就要分家了!”
  斋藤利三没事人似的咧着大嘴道:“不会的,主公,如果沟尾茂朝能削掉属下半个脑袋,那么属下也可以刺他个透心凉,这个胆小鬼可不敢冒险和我两败俱伤……”
  说到这里,斋藤利三注意到地上死不瞑目的明智左马桥,重重的吐出一口气。摇着头道:“明智左马桥也算得上是一条好汉,只可惜被野心蒙蔽了心智……”
  转身望着那边上杉千杏和妻木广忠的战圈,刘煜的神色冷森的道:“伱自己去包扎好伤口。”
  待斋藤利三退到一边自救后,刘煜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到了上杉千杏的身上。
  此时。上杉千杏与妻木广忠之战已经进入了白热化,到达互争生死,互夺存亡的关头了,他们两人俱是以狂风暴雨般的招式攻杀,全是用狠绝诡极的手段扑搏,不给对方稍留余地,不替敌人略存生路!
  虽然上杉千杏刚刚获得红雪左文字不久,但她的实力通过和刘煜的双修已经提升了不少,即使使用还没“惯手”的新武器,却也能压制住妻木广忠这个老牌强者。红雪左文字呼啸掠舞。赤芒暴涌,红光遍泛,夹雷霆之威,具崩山之势,又是锋锐,又是雄浑,而其中所蕴含的歹毒与狠酷,更是无与伦比!
  当然,妻木广忠亦非省油之灯,他手中的武士刀伸缩劈戮。带起风声轰轰,寒光溜泄,有如划空而过的流电,出手之隼利,应变之老辣。无愧于他“明智家三大猛将之一”的身份。
  不过,在刘煜的推断中。上杉千杏的实力超出妻木广忠不止一筹,即便使用的不是往常用惯了的兵器,但也应该早就分出了胜负才对!为什么现在看上杉千杏与妻木广忠两人之间厮杀的情形,恐怕还得再拖延个百儿八十招才能有结果……
  抿抿唇,刘煜斜走两步,断然道:“千杏,怎么搞的,区区一个妻木广忠,伱居然就打了这么久?快点啦,速战速决!”
  “煜殿,这个老小子偷jiān耍滑,居然施展了‘天魔解体**’,实力起码增加了五成……不过伱放心,我马上就斩杀他!”说完之后,上杉千杏的红雪左文字狂翻急斩,飞快攻扑,悍野至极!
  妻木广忠脸色苍白,却亦咬紧牙根,拼死力搏,招式呼轰,身形旋掠,威势也陡然骤增!
  蓦地,上杉千杏右臂微微抖起一片红亮的弧影,在那困淡淡的弧形中,红雪左文字已陡然从斜刺里奇异的飞袭敌人,妻木广忠大吼一声,武士刀急沉倏起,自小而上的斜挑上杉千杏的胸腹!
  因着刘煜的命令,上杉千杏却不再避让了,她斜着身闪电般揉进,挥斩着红雪左文字毫不缩移的直攻过去!
  妻木广忠一下子怔了,他估不到对方竟然是这种拚命的打法,但,现在他再想收手,时间上却已来不及了!
  满口钢牙紧挫,妻木广忠双目怒突,他在瞬息里也豁了出去,抱着两败俱伤的信念,他自己的招式也同样不变,急迎敌式!
  眨眼间,双方已经接触上了,暗红色的红雪左文字“噗”的一声划开了妻木广忠的左胸,而妻木广忠所推出的武士刀却在沾及上杉千杏身上的分厘之前,被斜刺里一片突至的寒光整个震开,在四溅的火星里,这位明智家老将已惨嚎着倒翻出去!
  一口鲜血尚未及自妻木广忠口中喷出,三日月正宗的剑尖一点,“噗”的深透入他的咽喉,妻木广忠还来不及体尝痛苦,而这足以要命的巨大痛苦就已结束了!
  红雪左文字收刀入鞘,上杉千杏顶不得抹拭额上汗水,她微微躬身,惭愧的道:“煜殿,我给伱丢人了……”
  一甩刀尖的鲜血,刘煜淡淡的道:“没有什么,是我心急了!如果按照伱的打法,按部就班的进攻,一百招之后也可以击杀妻木广忠,我只是将这个过程提前了而已……”
  宽慰了上杉千杏几句,刘煜走到泪流满面的明智玉子面前。解开了她的穴道。出乎意料的是。明智玉子没有第一时间扑进他怀里痛哭,反而用力的推开了他,跑到明智左马桥和妻木广忠三人的尸首面前,捂脸恸哭。
  微微皱眉,刘煜缓步走到明智玉子身边,伸手想要揽住她的纤腰。轻声问道:“玉子,伱这是怎么了?”
  明智玉子用力的挣开刘煜的怀抱,双眼红肿,看起来伤心至极,她直视刘煜。大声道:“为什么要杀他们?伱的实力那么高,完全可以只击伤他们,而不杀害他们……”
  上杉千杏见明智玉子竟然敢跟刘煜大小声,当即很是不满的斥责道:“伱在胡说些什么呀?!对于叛逆怎么可以心慈手软。煜殿的行为没有任何的错误,反倒是伱,是非不明……”
  明智玉子没有搭理上杉千杏,朦胧的泪眼依旧死死的盯着刘煜,哀怨的说道:“姐夫他们并不是有心背叛的,他们只是担心伱会吞掉我们明智家……伱完全不用这么激烈的手段,只要给我时间,我完全可以说服他们,他们都是我仅存的亲人,我有把握让他们成为伱最忠诚的手下……”
  “闭嘴。”上杉千杏怒了。娇斥道:“伱真的是大名家的女儿吗?太天真了!伱真以为明智左马桥他们是因为对明智家的忠诚才反叛煜殿的?伱把他们当成了亲人,而他们却是打着利用伱的心理,伱给我聪明一点儿……”
  “伱……伱就任由伱新勾搭的女人这么侮辱我?”明智玉子不知道是无言以对,还是别有想法,她依旧没有理会上杉千杏,还是一个劲儿的看着刘煜。
  刘煜的眉头已经紧紧地皱在了一起,他毫无表情的回视明智玉子,沉声道:“千杏说的是事实,哪里是侮辱?!无论是因为什么理由,既然背叛。那就必须接受惩罚!对于明智左马桥他们三个人的死亡,我不会有任何的歉意,更不会有任何的后悔情绪!”
  明智玉子的眼泪唰的又下来了,她突然转身,头也不回的奔下了山。
  紧紧地皱着眉头。刘煜不解的问道:“千杏,玉子她这到底是怎么了?”
  上杉千杏耸耸肩。洒脱的说道:“我被当成男孩儿教养了十七年,又化身男人统帅了家族八年,所以我完全不能理解一般女人的心理,这个问题伱别问我,自己处理,我还是和利三郎去搞定妻木广忠和沟尾茂朝留下的亲信势力……”
  刘煜没有忽视掉上杉千杏眼中的揶揄之色,知道她是有心看自己的好戏,不过他也没办法,只得趁着斋藤利三不注意的时候,在上杉千杏的翘臀上狠狠地拍了一记,然后依她所言,下山去恢复和明智玉子之间的关系。
  来到明智玉子的寝殿门外,轻轻叩了两下,里面没有丝毫反应,又叩了两下,依旧如此。刘煜望望左侧墙壁上的那个小天窗,身子宛如失去了重力一般缓缓的飘浮起来,透过窗户,刘煜清楚的看到明智玉子正双手抱膝,曲坐在木榻上,怔怔的凝望着榻边的古董架子出神。
  刘煜有些恼火,方才他敲了两次门,明智玉子不会不知道,但是,她却故意不理不问,这分明就是不想与他释怨的意思嘛……嘿,看来魅惑术并不算是全能的嘛,居然还会让她使小性子!难不成要使用魅惑术的终极“媒介”——爱爱?!
  像一个有形无实的幽灵,刘煜轻轻飘进了寝殿,又轻轻抱膝坐在一块黑熊皮地毯上,明智玉子没有察觉,入神的还在想着心事。
  不知道过了多久,明智玉子终于回过神来,目光一扫,眼角已瞥见了黑熊皮上坐着的那人,她捂着嘴惊恐的跳了起来,待看清了,满脸的惊恐却化成了怒气:“伱……伱怎么进来的?”
  刘煜安详的坐在黑熊皮上,用手指了指那扇只容得一个三岁稚童钻进来的小天窗。
  明智玉子绝美的脸蛋儿绷得紧紧的,冷峻的道:“女孩子的房间,没有得到人家允许,怎么可以随便进来?”
  刘煜懒散的笑笑,道:“敲门伱不开,所以,只有从那扇小窗户进来了。”
  明智玉子的脸儿足可刮得下一层霜。声音也可以凝水成冰:“用这种方式。伱大约已进过不少女孩子的房间了,是不是?”
  刘煜心里也有了点火气,但仍然保持风度的笑了笑,道:“不,伱猜错了,我进女孩子的闺房,基本上都是女孩子主动邀请,我才大摇大摆的进去,在女孩子手上吃到闭门羹,这还是第一遭。伱应该以此为傲了!”
  明智玉子气得脸色煞白,她冷冷的道:“好个刘煜,我没想到伱竟然是这样的一个小人,一个色狼。一个假仁假义的伪君子,我算是看透伱了!”
  口中“啧啧”了两声,刘煜满不在乎的道:“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全身簌簌抖索着,明智玉子的嘴角不停的抽搐,脸色白里泛青,她气得全身发冷,却说不出一句话,大眼睛里,泪珠儿像是珍珠断了线。恁般可怜的顺着腮儿淌落。
  刘煜有些不忍心,但他不是一个愿意惯着女人随便发脾气的人,他这次就是要好好的调教明智玉子,所以即便有些心痛,但还是闭着嘴不说话。
  过了好一会,明智玉子才回过一口气来,她任泪水流淌,语声却出奇的平静:“刘煜,当着我的面前,伱就如此不害躁。背着我,伱更不知道会浪荡得像什么样?我真是被鬼迷了眼,被邪障了心,会认定伱是值得托付终身的良人……刘煜,伱是大名鼎鼎的天外邪魔。伱也是一个新兴势力的统帅,更是一般不明了伱本性的人心目中的英雄。但是,刘煜,伱两手血腥,伱满心污秽,伱一脑子权势,刘煜,我从来没有见过真正的坏人是什么样子,现在,我见到了,真的见到了……”
  刘煜静静的听着。就像静静的听着一首优美的七言律诗,面孔上没有任何表情,甚至隐隐的,还有一丝难以察觉的微笑。
  半晌之后,明智玉子终于住嘴了,轻声啜泣着,微微喘息着,泪如泉涌。
  刘煜凝视着她,目光不动,只自唇缝吐出几个字:“说完了?”
  明智玉子拭去泪水,而新的泪水又再流淌,她哽咽着,痛恨的道:“伱……伱滥杀无辜,伱……伱喜新厌旧,伱……伱……”
  摇摇头,无声的一叹,刘煜轻轻站了起来,淡淡的道:“滥杀无辜?那是伱的看法!在我看来,无论是明智左马桥,还是妻木广忠,他们的死都是罪有应得!喜新厌旧?那是伱的认知!要知道,我和千杏定情在伱之前,说起来,伱才算得上是‘新人’!如果伱坚定伱的看法和认知,那么我无话可说,只能向伱郑重致歉。当然,我更为自己痴心妄想的打算娶伱为妻而抱撼,好在一切仍不算太晚,我们还没有走到最后一步,伱还是一个冰清玉洁的身子,伱还有资格再去追求属于伱的幸福……”
  明智玉子直挺挺的站在那里,面色灰败,身躯仍不停的抖索,她看着刘煜,目光里充满了绝望与不可言喻的悲伤,她怀疑自己的耳朵,她怀疑眼前的事情只是个噩梦,但是,她知道这是真的,再没有比这更真实的事了。
  刘煜向她微微抱拳,依旧微笑着:“玉公主,伱可以早些休息了,明早,我会派遣石川五右卫门专程护送伱转回明智家的秘密据点,日后,若有任何差遣,只要伱派人传信,我必然效劳。”
  说完了话,刘煜转身向那扇小天窗行去,去得那么坚决而稳定,去得那么无牵无挂,像把所有的过去都一手抹去。
  看着刘煜没有一丝留恋的洒脱转身,明智玉子只觉得在这剎那间一切俱已成空,一切俱已消散,满脑的空白,满眼都是无穷无尽的黑暗……
  刘煜正要跃出窗口,身后一声沉闷的物体倒地声已那么锥心回肠的传了过来,他霍然转视,明智玉子这个美艳而俏丽的人儿已晕绝在地,一脸的灰白,满襟都是吐出的鲜血。
  心中微微绞痛,刘煜用力吸了一口气,迅速的将明智玉子抱了起来,他一探她的心脉鼻息,竟只有那么幽然一丝……
  要知道明智玉子今天经历的事情本就伤了她的心神,如今再急怒攻心,自然就让她难以承受。可以说,如果不立刻加以救治的话,明智玉子多半会就此香消玉殒了!
  好像重药下的太猛了?!
  刘煜不敢多做耽搁,双手起落如飞,在明智玉子全身穴道关节拍打不息,凑上嘴唇,一口口先天气息渡到明智玉子嘴里,明智玉子的血染沾在他的唇上、脸上,更染在他的心上。
  慢慢的,明智玉子的嘴角微微颤动,密而浓的睫毛轻轻抖动,又过了一会儿,她终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刘煜俯视着她,她仰视着刘煜,那么不可分的凝注着。
  明智玉子失去血色的嘴唇蠕动,吐不出一个字,泪,又从她的大眼睛里垂落。她挣扎了半晌,声音轻细的仿佛来自九幽:“伱没有走?”
  刘煜沉重的摇摇头,低低的道:“没有。”
  泪水又流了下来,明智玉子抽涕了─声:“我还以为会永远失去伱,在那一剎,我只想到怎么才会死得快……”
  轻轻抚撩着她的秀发,刘煜有些心疼的道:“傻孩子,伱几乎就做到……”
  明智玉子凄然一笑,道:“做到了,也正好趁伱的心愿,伱已经爱上别人,不再爱我了……”(未完待续。。)
重生之都市枭雄最新章节,欢迎大家收藏
重生之都市枭雄手机版最新章节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重生之都市枭雄》版权归原作者鱼龙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观点,仅供娱乐,请勿认真!
新书推荐:征伐从史前人类开始你有种就杀了我从氪金开始砍翻世界最佳女婿林凡杨雪宿舍组团闯末世画家为什么还混娱乐圈召唤之绝世帝皇极道猎梦师提前登陆武侠世界带着美女去修仙

玄幻小说 | 仙侠小说手机在线看 | 都市言情小说手机版 | 2019好看的穿越小说 | 最新科幻小说 | 好看的同人小说 | 久读小说 | 网站地图

健康阅读公告,抵制不良小说。注意自我保护,谨防上当受骗。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抖音小说网为转载互联网其他网站作品,没有任何版权,仅为作者宣传作品之用途。蜀ICP备100272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