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网 > 奇幻·玄幻 > 修仙从杂役开始 > 第八章 南山不老松

修仙从杂役开始 第八章 南山不老松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修仙从杂役开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正常情况下,月豸虫身长一寸到三寸之间,脑袋尖细,身体修长,通体雪白,无毛,有细鳞甲。而眼前的这只虫子虽然外形和月豸虫类似,但是身长足有六寸,皮肤泛着黄铜色金属的光泽,像一条小蛇。

蛮牛抓捕的这只虫子立刻引起了草药圃管事宏乐的关注。

月豸虫本身也属于灵兽,但是因为智力低下无法驯服。月豸虫的攻击能力其实是非常强悍的,岩石,金属,甚至低等级法衣都可以轻易钻透,更不要提人类或者大多数动物的皮肤了。如果能够驯服这种虫子,对宗门的实力提高大有帮助。

眼前的巨型月豸虫明显和以前见过的不同,根据宏乐的观察,它似乎比以往的虫子更聪明。当然,这一切都要交给灵兽房的驯兽师来判断,他们才是行家。

上午的时间,卫羽宁去了传功房在丹药峰的驻点。今日,传功房的师父是一位太字辈的师祖,道号太冲,是宏乐他们的师祖辈,也是一位融合后期的大高手。

传功房是宗门的核心,他们并不负责日常术法的教授,只传授关于各个境界的课程,也就是道法的修炼知识。

云隐宗掌门非常重视门派弟子道法的修炼,所以,传功房的师父都是道法精深的修真者,基本都是各房的半隐退长老。他们并不经常授课,只在每月的某个固定时间才会教授,不过,每个新进弟子的第一课肯定是他们教授的。

卫羽宁的运气更好一些,太冲是融合后期的大高手,一般只有内门弟子才会得到他的教授,今天他只是恰巧来到丹药房的驻点。

一个密闭的房间内,卫羽宁和太冲面对面盘腿而坐。

“嗯,木系灵根,资质很不错!你看过入门功法了吧?”尽管有灵气保养身体,太冲的样貌依然有五六十岁的样子,融合期的修真者有三百年的寿元,从这点来推断,他的年龄至少在两百岁以上。

“看过了。”

“有什么心得?”太冲抚了抚山羊须,问道。

“没什么心得?”卫羽宁实话实说道。

“嗯?难道一点想法都没有吗?”太冲有点不满道,表情像极了曾经对卫羽宁恨铁不成钢的中学老师。

不好的回忆涌上心头,卫羽宁一个激灵,立刻打起了精神:“有,有,嗯,灵蝶的外形,我不太熟悉,我能不能换一个东西来观想?”

“你说什么?”太冲的脸上露出极其惊讶的表情。

“我没说什么啊?”

“你刚才说的最后一句话,再重复一遍!”太冲激动地说道。

卫羽宁想了想,说道:“我……能不能换一个东西来观想?是这句吗?”

太冲用力地点点头,看向卫羽宁的眼神变得很奇怪。

“那么,你想用什么东西来观想?”很快,太冲恢复了平静的样子,继续问道。

“我……我还没想好!”卫羽宁实话实说,本来这个想法只是他的灵机一动,哪里有什么具体想法。

太冲倒没有因为这个看低卫羽宁,他缓缓点头道:“你能有这个想法就很了不起了!门派内的人大都循规蹈矩,让人失望啊!云隐宗当年迫不得已偏居一隅,本应该奋发图强,没想到却是一代不如一代,如果再不能有所改变,恐怕第一代老祖的期望永远也实现不了了。”

卫羽宁没有接口,他也不知道怎么接这个话题。

“其实,这种想法我也有,不过只是近些年才有的。我也做过一些尝试,发现了很多问题,因为这个原因,我的修为不仅没有进步,反而倒退了,否则,说不定我早已经踏入金丹期!”

“不过,我不后悔。第一代老祖早已不问世事,门派的重任本来就应该让我们这些小辈来承担。把你的入门功法书拿出来。”太冲对卫羽宁说道。

卫羽宁从怀中掏出功法书。太冲隔空手指轻动,功法书从卫羽宁手中消失,然后“倏”地出现在太冲手中。

“这是什么功法?”卫羽宁眼热地问道。昨天看到传送阵的时候,卫羽宁就对这种奇怪的空间跨越法大感兴趣,只是昨天他新来乍到,清雾也不和善,所以他没敢问。

“小传送法可不是你现在能学的,等你到了融合期再说吧!”太冲摆摆手道。

太冲打开薄薄的功法书,直接翻到尾页,一股灵气注入书页上的蝴蝶画像后,一个栩栩如生的蝴蝶出现在两人面前的半空中。

蝴蝶有巴掌大小,浑身金色,散发着柔和的光芒,长相和普通的蝴蝶差别不大,唯有头顶的两根触须特别长,有身长的两倍多。

“观想法从不拘泥于某物,不同门派有不同观想物,观想物可以是实物,也可以是虚拟,还可以是自身,不过本派因为功法的问题,一直要求弟子们以金色灵蝶为观想物。先不管观想物为何物,但是颜色必须是正面的,比如白色,赤色,金色,绿色,青色,蓝色等等,这些颜色须是光明的亮色,原因在于人是活物,为生,光明之色可以增加其生命能量。”太冲娓娓道来。

“师父,负面色是哪些颜色呢?亮色又是什么意思?”卫羽宁问道。作为曾经的大学牲,经历考试无数,太冲说的东西其实非常浅显,但是多问问题的学生才是好学生,卫羽宁做学生多年,深谙其中奥妙。

按道理说,听传功房授课的人应该喊授课师父为老师的,因为老师和师父的意思是完全不同的。不过,此时四下无人,卫羽宁这么喊,太冲长老总也没在这种小事上纠正他。

其实,太冲对这位想法特立的杂役弟子对自己的称呼还隐隐有点高兴。作为资历很深的太字辈老祖,已经很久没有弟子喊自己师父了,自己的几个弟子全不争气,资质最好的也只修到了心动期,在数十年前离自己而去。

“自然是紫色和黑色。既然你问到了这一点,我不妨再多解释一句,除了白色和黑色,或许可以加上负面色中的紫色,其他颜色并没有绝对的正负之分,区分它们是否正负的依据是这些颜色到底是亮色还是暗色。比如说木系的绿色,你可能觉得它是正面色,但是黑暗之绿却是不亚于纯正黑色的邪恶之色。”

“因为本门的观想物只有金色灵蝶,好多入门弟子常常不清楚这种区别。嗯,总而言之,修行之人观想物一定要为亮色,白色自然对修行最佳,但是修真者免不了与人与兽与天地争斗,实力非常重要,只有保得肉身,才能谈修行大道,所以本门选了仅次于白色的亮金色,亮金色的正面能量不弱于白色,且有锐利之气,不仅对虚幻邪物有压制作用,对实体邪物更是有白色能量不具备的攻击辅助,是为观想的绝佳之色。”

“说了这么多,你现在对观想物有什么自己的想法?”太冲见卫羽宁听得入神,心想孺子可教,最后问道。

卫羽宁想想自己是草药圃的杂役,自然要专业对口,观想物可以选择花花草草,不过,花花草草的个头太小了,与自己的高大形象不是很匹配,应该想点大的,但大固然好,如果不硬也不行,在他的知识储备中,最硬的自然是铁树,不过想想又算了,自己没见过铁树的样子,无法观想,而且铁树这个词听起来逼格就不够高,有点隔壁村铁蛋的感觉,这时,他忽然灵机一动,脑中出现一物来,于是开口道:“我的观想物可否是一棵南山不老松?”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