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网 > 奇幻·玄幻 > 五行赏金猎人 > 第一章:出发

五行赏金猎人 第一章:出发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五行赏金猎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公元3141年某夜,一颗奇异陨石从神秘漆黑的宇宙深处飞来,急冲冲直奔地球。

在陨石周身,纯青、纯黄、纯橙、纯绿、纯紫五彩幻光,自飞行方向,依次均布环绕。幻光彼此界线分明,并不纠缠。碰到地面时,陨石竟自呼地凭空消失。

与此同时,暴雨倾盆,各大洋巨浪涛天,海啸不止。而陆地却迅速干裂,大峡谷频现,飞禽走兽悲鸣奔逃。

漫漫长夜过后。地球各处媒体,纷纷报道,本地幅员广阔的苍郁森林、深不可测的幽暗峡谷、闻所未闻的奇珍异兽,可医百病的奇效泉水。

对这已经出现和还在出现的景象,人们不得其解。

更不解的,是身边许多异能力者。

不确定的某人,不确定的某瞬间,让杯子凭空移动,在指尖生出水果,举起千斤的卡车仍健步如飞。

大灾让人悲伤,也让人惊奇。

如今,百年后,世人称这些异能力者——五行猎人!

我们的故事,由此开始。

在世界某个角落,有一座名为“初升镇”的小镇,小镇依山傍水,四周绿油油森林环绕,和自然融为一体。

这里的人们满足于衣足饭饱的生活,不带浮华,不争不抢。

阳光明媚的集市,总是热闹非凡。卖鱼的,唱曲的,赶路的,搬砖的,红通通的笑脸上洋溢着幸福。

在小镇西南角的森林里,一名草帽少年潜伏着注视前方,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他鼻子上一只小瓢虫在缓缓地爬着,按理说,鼻子是最难耐痒的了,但少年安安静静,不为所动,仿佛是那么理所应当、自然不过。

就像他身边悠闲的小动物,松鼠、兔子、小鸟、蝴蝶,没有丝毫的不正常,没有丝毫地警惕。

一只小松鼠正向着少年注视的方向望去,少年在等的是什么呢?

少年全身是绿色打扮。绿长袖,绿短裤,一双大眼,惹人注目,眼里神采弈弈。长袖类似古代大褂,只下半身被裁去,褂子的缝合线是两指宽的艳红宽线。瞳色淡黄,鼻尖翘天,下巴宽实,整个人十分精神。

眼前,他目不转睛盯着的是捕兽夹。捕齿上是一种独特的食物。

这种食物专为王兔炼制,需夏日青荷上的晨露,冬日深水中的单目鱼,春日梅花将落时的花心,秋日蜜蜂采蜜后的唾液。外加一种只有王兔才能闻到的特制汤煎肉丸。

食物下是杂草,杂草完全盖住夹齿。

夹上连线的一头,此线名为极寒银丝,据说在立冬时节,烈霜峡谷中剧毒无比的冰蛛吐丝90秒内炼制,多一分少一秒的误差都会前功尽弃,是上品中的上品。

线身埋进草里,另一头绑在少年手上。

“小豪今天也去捕王兔啦?”集市上,一名搬砖大叔问身边的女人。

女人一身通红衣裳,黄短发,褐瞳大眼,翘天鼻尖,套着天蓝色的围裙。女本来正忧虑地看着远方,男人问时才吓过神来。

“是啊。”女人勉强微笑,“一个星期了,他还在尝试呢。”

“你不是跟他约好,他捕到王兔时,就能参加猎人考试么?”另一个男人说。

“天真!就连我们几个大男人都捉不到的,小豪一个13岁小孩子怎么能捉到!”提问的男人纠错道,“婓心她根本就是不让小豪去考试吧。”

“说来,好像小豪老爹捉到时,也这般大吧!”

“是吗?不可能,不可能的。”搬砖大叔解围似地笑说。

可是,女人心不在焉,没听进一个字。却听到小豪他爹时,无奈又欣慰地浅笑。

森林里,安宁依旧。

“沙!”

捕夹旁传来声响。

小豪侧耳凝神盯视,一动不动。

“沙!”

又是一声响,四周草木晃动。

小豪屏住呼吸,绷紧神经,紧紧盯初见。世界安静了,只听远方的瀑布声稀松在四周回响。一阵风过。

“啪!”

脆响的同时,夹子晃着从绿草中消失。

小豪双眼发亮,蹭地蹿出,直追目标。

“是王兔吗?”

小豪想确认目标,只是树叶障目,草木茂密,前方有的只是脚步唰唰唰的疾行声。

“王兔!”

确认灰色的巨型躬背,斥天大耳后,小豪禁不住兴奋地喊出声:“来了来了来了!”

清新悦耳的嗓音和着奔跑的沙沙声,在森林里像战曲一样鼓励小豪。

但王兔越跑越快,转眼又淹没在树林之中。

而此时,银丝绷直,眼前就要挣脱。

小豪立马用脚全力刹车。但沙土埋过脚,小豪却仍被拽着往前直蹿。

“要撞树了!”小豪咬着牙往回拽,却飞速的往前冲。

“啪!”

小豪突然一脚顶树,90度转身,又咬牙带绳绕树,一圈,两圈。

将线折两份,双食指穿过线头,眼疾手快,中指出缝,扣下小拇指,用力一拉,“咔!”地打了个好水手结。

王兔仍在乱逃,现在却只限在了绳子允许的半径之中了。

小豪擦了把汗,拿木桩对准绳子,每隔一段距离顺绳定桩,都一瞬就把木桩打入土里。每打进一桩便离王兔更近一步。

终于,捕获王兔!

只见,王兔一身棕色,两眼通红,高到小豪腰部,仍在挣扎。

“捉到了!”

小豪激动地跳到天上:“捉到了!”

一路带回王兔,一路被人跟到了家。即使了烈日当空,门外也人头攒动。众人兴奋又惊讶地驻足围观,眼里都是稀奇。

有没来的,都跑回去喊些朋友,孩子来见见这百年难得一见的稀罕物。

“百年难得一见啊”

“瞎说,上次才18年了耶!”

“上次不是小豪他爹吗?小豪他爹上次呢?”

“额...”

“虎父无犬子啊!”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男人走了,孩子也要走了,婓心怎么办啊。”

“我可以去考猎人了吗?”小豪大笑着问,眼里都是亮光,仿佛猎人世界触手可及。但与其说问,不如说是向大家宣布,因为这件事他在心里已经期待了很久了。从半年前就一直在期待,到今天他终于成功了。作为一个小孩子,这是一种很顽强的毅力。这个世界上的成功不能不说让人敬佩,但是毅力确实更值得人敬佩的一种精神。而这种顽强的毅力在以后会成为小豪成长的一个重要因素。

小豪眼神里充满期待志问斐心,但斐心心里的结始终解不开,角落里斐心坐在一旁,不是欣慰,或是哪怕一丁点的高兴,反而是忧伤。

这种忧伤是一位母亲对即将远行儿子的目光。

婓心握着双手,落在身前,安静地听着小豪宣布。

“斐心,按约定,我可以去参加猎人考试了吗?”小豪兴奋又自豪。

婓心想笑,脸上却没有笑容。想说,嘴边却没说有一句话。

这时,门外的人又开始起哄。

“去吧!去吧!”

“瞎说,那么小个小孩子出那么远的门,合适吗?”

“这王兔都做捉了,还有什么能难到他的呢?”

“斐心!”小豪看着斐心,语气坚定地问着。

斐心虽然是小豪母亲,但当地流传说如果直呼母亲的名讳,那么这孩子将来一定大有成功。所以,即使小豪觉得直接喊母亲名讳太不孝,但是斐仍一再坚持。小豪也就这样喊着,没有再改过来。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父子俩都要因为猎人离开?”

“难道妈妈...斐心你不想知道爸爸为什么因为猎人离去吗?我成为了之后才能知道啊!”

小豪的目光依旧坚定,斐心看着小豪,又想到了他的父亲。她在心里无奈地暗暗赞叹:“果然是一样的人了!”就同意了。刚刚说不合适的人也没有再继续说话。

第二天,他们便远远地来到码头,码头人山人海,喊闹异常。

大海在旁边也安安静静,似乎可以用广大有胸怀包容一切,岸上的吵闹似乎是那么平淡。

告别后,船上的小豪兴奋地挥手:“斐心!我会考上猎人的,等我的好消息!”

船上人听言,侧目嘲讽:“考上猎人?小孩子家家不知天高地厚。这比某类考试还难的哦。万人过独木桥也形容不了的哦。”

小豪环顾四周形形**的人,高的瘦的,矮的胖的,敝褂粗毛,坐地醉酒的,皆是颓废样。

角落一成年人,戴圆框眼镜,黑短发,身材修长,深蓝卫衣,浅白长裤。正流着哈喇子,色眯眯地读一本书,书面写着《人体素描,从入门到精通》,一副恨不能飞进书里的样子。他是两耳不闻天下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对身边吵闹不闻不问。

另一角,一黄发少年,一身白紧身衣将自己严严实实裹住,显得身段极近黄金比例。灰色瞳孔像黑洞,像要把人吸进去。细长眉,尖下巴,戴银色小圆耳环。虽是少年,长发一直披到腰间。他也只扭身看海,似乎想看清海的那边是什么。

小豪紧握拳头,身体前倾做势,刚要争,旁边声音却更惹人们注意。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