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网 > 奇幻·玄幻 > 万灵灭魔阵 > 第一部 正是少年时

万灵灭魔阵 第一部 正是少年时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万灵灭魔阵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部正是少年时

第一章一只兔子引发的血案

天沌大陆,南域,一片郁郁葱葱的小树林里,草丛中窸窸窣窣传来一阵微弱的声音,一只雪白的幼年云兔偷偷露出了头,望着前方不远处一根诱人的胡萝卜,警惕的左右观望,终于,它感觉没有危险了,快速向胡萝卜扑去。(云兔,一阶妖兽,胆小,一有风吹草动立马远遁,喜食胡萝卜等果蔬,无攻击力,成年云兔能长到小驴大小,只要在它面前吊一根胡萝卜,它就会一直顺着胡萝卜的方向奔跑,速度比一般的马还快,是一种不错的坐骑。)突然,云兔眼前的景象一变,云兔感觉置身于一片野兽环伺的恶林,四周不断传来月狼的嗥叫,(月狼,一阶妖兽,以云兔等草食低阶妖兽为食,群居,报复心强,月狼王可以进阶到二阶妖兽。)云兔拼命的奔跑起来,试图逃离这片恐惧之林,可是无论它怎么跑,也跑不到恶林的尽头。从远处望去,一个直径十丈的光罩里,一只云兔在不断的原地转着圈子,身上疲态尽显,随时都可能昏倒在地。

一阵欢呼声从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上传来,四个七八岁大的男孩纷纷从树上下来,围着一个如粉雕玉琢般的男孩高声欢呼,一个年龄最大的少年道,“翊少,你真厉害!也帮我抓一只云兔吧。我也想有只云兔坐骑啊。”被众小围在中间的小男孩皮肤粉嫩,眉清目秀,只是身材比较细瘦,笑容里带着一种女孩子的羞涩,如果给他穿上女装,活脱脱一个姑娘家,脖子上挂着一个镶着碧玉的银锁,那碧玉只有成人指甲盖般大小,不带任何光华,看似一块普通的深绿石头,但如果你仔细盯着它看,就会被一种深远古老的感觉所吸引,感到一阵目眩神迷。此玉颇透着一丝神秘的意味,绝不是凡间俗物,据说是这少年的母亲家传之物,已经传了好多代了,已无人知其来历了。此子名唤陆翊,是南域龙象国第三大城涿州城主陆丰独子。陆丰是龙象国有名的阵法大家,陆翊资质极佳,天生水、木双灵力属性,却懒于修炼,偏偏对阵法感兴趣,从小就显露出强大的阵法天赋,三岁学阵,今年方七岁,虽未成为一名一阶修士,却已经是一名一级阵法师,可谓百年不遇的天才人物。刚才困住云兔,就是他布下的一个小三才幻阵建功。此子看似是一群孩子当中最为年幼的一个,其实却是这群孩童的核心,在他那俊美有如女孩般的容颜下面,掩盖的却是一颗精灵剔透的心,从小便很有老主意,连他老爸都不时的被他算计进去。今天陆翊趁父亲会客之际,与一干玩友偷偷溜到城郊小树林里捕捉云兔,打算回去驯化当坐骑玩。

阵法师,天沌大陆普遍而又稀少的一种备受推崇的存在。之所以这么说,就要先从阵法讲起了,阵法是一种可以脱离人物本身而施展的法术,其分支众多,用途广泛,威力从细小到惊天动地,往往在很多方面发挥着决定性的大作用。阵法师,顾名思义,就是能够掌握阵法制作与使用的人。在天沌大陆这个以修炼术法为主的地方,武技、术法、阵法、丹技是最为常见的修炼途径。武技是最为普遍的,人人生来习武以强身健体;而少部分能够沟通天地灵力之人可以修炼术法等成为修士,修士的灵力储存在丹田气海之中,根据储存的灵力的多少、质地、精纯程度等的不同,修士又分十二个等阶,从一阶到十二阶,越是往上,越难修炼,能成功进阶之人就越少。同样,术法也是如此,一阶术法容易修炼,越往上则越难,阵法、丹技亦是如此。所有的一阶技能,作为一名修士,当修为达到一定程度后,都会有所涉猎,但是绝大部分的修士穷其毕生也只能专攻其中一项,否则,除了那种旷世奇才,很难会有所建树,在修炼一途上走的更高更远。这就造成了一个有意思的局面,几乎每一个修士,都是一级阵法师、丹师,因为很多的一阶技能在日常中要经常性的用到,而学习一阶技能的成本也比较低廉,基本上能够达到三阶的修士,都会选择学习一下一阶的这些技能,为自己的日常修炼提供方便,而阵法、炼丹在二阶开始,要想修习就必须先以术法的修习为基础,而且修炼成本及修炼难度呈倒金字塔型迅猛增加,使人望而却步,而真正意义上的丹师、阵法师,通常都是指修习二阶以上的丹技、阵法之人。真正能够在阵法跟炼丹两途有所成就的人就会随着其阵法、丹技等阶的提高变的越来越稀少。偏偏修炼一途中,对二者的需求甚众,丹药可以救死扶伤、提升修为等等;阵法在炼器、制作符篆、以及大范围的攻防等方面都必须用到,所以丹师、阵法师尤其是高阶的丹师、阵法师虽然人数凤毛麟角但地位颇高,在大陆上受人尊敬。

正在众小众星捧月般围着陆翊大加赞美,以期能让陆翊再为大家捕捉几只云兔之时,一声凄厉雕鸣遽然传来,紧接着一阵厉风刮过,一只雄峻的白雕从天而降,雕喙如剑,一下将光罩破碎,两只钢爪狠狠将云兔按在地上,动弹不得。众小错愕间,一道红色身影一闪而至,只见一红衣少女瞬间出现在白雕身边,一身精干的武士服,身背长剑,肌肤如玉,琼鼻娥眉,樱桃小嘴,眉心间一颗红色的美人痣,状若朱砂,此女看似只有七八岁的样子,但无论谁看到她都会明白,长大了一定是一个倾国倾城的大美女,加上一身武士打扮,更添几分英气,即使众小情窦未开,也不免看的一痴。

红衣少女对众小视而不见,自顾自的抚着白雕说道,“为了着急赶来这破地方,羽儿已经三天没有进食了,这只云兔虽然小了点,也就勉为其难给羽儿打打牙祭吧。”众小恍然回神,呼啦一下将少女与白雕围在中间,刚才讨要云兔的少年,名曰方从,副城主方华之子,今年八岁,是这四人中年龄最大的,对着少女说道,“好没礼貌的丫头,这只云兔明明是我们抓的,你怎么也不问问我们就将其送与你的土鸡当食物了?”少女环视众小,眼神冷厉,被视者无不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陆翊更是蹬蹬蹬连退三步,少女看着众小的表现,一声冷笑,“就你们几个怂人,连跟在本姑娘身后吃土的资格都没有,本姑娘的宝贝羽儿吃了你们进贡的云兔,就是给你们天大的面子了,你们还要怎样?”一番话语,立即激起了几小的忿忿之心,要知道几人除了陆翊自小习阵,其他几人也都是城里大户之子,自小修习,虽然年纪不大,但也颇有所长,在同龄的孩子中也算的好手了,被一个小姑娘如此轻视,少年好斗的心性立刻被激发了起来。方从道,“既然你这姑娘如此无理,那说不得我们就要教训教训你了,也让你知道涿州不是你随便就能撒野的地方。”说罢,身形一动,左拳冲着少女肩头打去,少女看着方从攻来的拳头,嘴角轻蔑的一挑,身形连动都没动,右手食指向前轻轻一点,正好击在方从的拳头上,方从只感觉左拳犹如被烙铁烫了一般,痛的“啊”了一声,身形狼狈的顿住了,右手抱着左拳咝哈直叫。这一手直接震住了其余几人,要知道,方从可是几人中武力值最高的,连他都一个照面就被人家给伤到了,其余几人更不敢动了。

就在少女以为几人已经认输了的时候,突然脚下一颤,四根土柱毫无征兆的从地下耸出,将少女围在中间,四根土柱长到一丈高的时候就不再长了,而是飞快的围着少女转了起来,一时飞沙走石,将少女困在了里面。少女先是一愣,然后诧异的看着陆翊说道:“小土行四象阵,想不到你这个娘娘脸儿还会用阵。”原来,刚才陆翊退了三步以后,又看到方从吃瘪,就悄悄布下了一阶困阵小土行四象阵,打算困住少女讨回云兔。没想到竟然被识破了。只见少女“锵”的一下抽出了背后的宝剑,一声娇咤“破!”,宝剑猛地脱手飞出,直击旋转的一根土柱,“轰!”砂土四散纷飞,四小来不及躲避,直接被弄了个灰头土脸,狼狈万分,砂土呛的四人直咳嗽。尘土散尽,只见少女仍然俏立当场,身上却是一分尘土未染。“竟然敢暗算本姑娘,今天就给你点教训,让你好好长长记性。”随着话音一落,一道红影攸然出现在陆翊身前,接着陆翊就感到鼻子如遭锤击,然后整个人向后飞去,重重摔在地上,红影紧接着出现在白雕背上,一声雕鸣,白雕抓着云兔,冲天而起,很快消失在天际。可怜陆翊感到鼻子一热,伸手一抹,“啊!出血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