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摄政王妃竟有两副面孔 > 第一章:摄政王他抢了皇上的亲

摄政王妃竟有两副面孔 第一章:摄政王他抢了皇上的亲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摄政王妃竟有两副面孔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陛下!!!”

承德殿外,一声突如其来急厉的惊呼,吓得龙椅上的年轻帝王一个激灵。

苏景佑皱起眉看向殿门口匆匆走过来的老丞相:“丞相这是何事?竟如此焦急…”

苏景佑还没来得及猜测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须发皆白的老丞相已经边走边气道:“南戎送来联姻的公主…竟、竟被摄政王抢去了!!”

“什么?!”苏景佑从龙椅上“腾”地站了起来,双目圆瞪,一时之间难以相信,喃喃了一句:“那可是朕的妃子……”

“现在已经是摄政王的王妃了,陛下!”老丞相气急败坏地说了一句,目光紧盯着壂阶上的人,似乎在等着皇上下一道赐罪摄政王的旨意。

半晌,苏景佑握紧的拳松开,颓然坐在了龙椅上,摆了摆手:“罢了,也许摄政王有什么别的原由…等朕问过他再说吧……”

“陛下!!”

“好了…朕累了,丞相有什么话改日再说吧…”

看着苏景佑疲惫不堪的模样,老丞相萧治最终还是不忍心继续施压,毕竟他心里也很清楚,陛下不是不想管,而是管不了。

摄政王苏执是先帝第九子,当今陛下的皇兄。十年前,众望所归的大皇子遭南戎二王子毒杀,先帝哀痛过度,原本旧疾缠身的龙体更加不支,一时之间,除了九皇子苏执,竟然找不到适合继承皇位的人选。可人算不如天算,最终先帝却是将皇位传给了当时年仅七岁的十四皇子,朝野一片轰动。

先帝驾崩后,新帝年幼,社稷不安,十五岁的苏执却是以雷霆手腕镇压住了各方异动的势力,力保新帝登基。十年间,苏执更是筹谋算计,使得新帝治下的上殷依旧保持着中原第一强国的地位。按理说,他为兄扶持幼弟,为臣鞠躬尽瘁,应当是人人称赞敬仰的功臣,可近几年来,他仗着自己手握实权,又有摄政之名,做派逐渐狂悖,藐视君威,以下犯上,已经大有谋逆夺位之势了,今日更是当街抢走联姻公主,纳为自己的王妃。

短短半日,民间已经是物议沸然,而此时此刻,被抢亲的公主容挽辞坐在软轿之中,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半个时辰之前,她盖着盖头坐在接亲的软轿中,只觉得软轿突然一颤停了下来,随即便是一片喧闹。外面的人叽叽喳喳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她隐约听到了“摄政王有令”几个字,然后那软轿便又微微晃着启程了。

入了夜,容挽辞早已被带领着进了婚房,搀扶的人扶着她坐定在榻上之后,便悄无声息退了出去。屋中一时间落针可闻,偶尔能听到红烛燃烧时细微的噼啪之声。

就这样静默着过了许久,忽然传出“吱呀”一声,容挽辞的身子一颤,连忙端坐,这时,她便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小声说了一句:“公主,我们怎么办啊?”

容挽辞听出了陪嫁侍女芙兰的声音,抬手将盖头微微掀起来,确认房中无其他人后,朝着正从旁侧轻手轻脚走过来的芙兰问了一句:“发生什么了?”

“公主,你被摄政王抢了!”

容挽辞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什么抢了?”

“你被抢了啊!公主你本来是要嫁给上殷的皇帝陛下的,现在被摄政王给抢亲了!”

“什么?!”容挽辞当即花容失色。

关于上殷这位摄政王的事迹,她多多少少听过一些,不禁觉得心头一寒。思索了片刻,她又看向一旁不知所措的芙兰:“你怎么进来的?”

“从跟着公主进了王府,摄政王的人就不允许我再跟着了,我怕出什么岔子,所以趁着婚房守卫不严,偷偷溜了过来,提前躲在了这儿,就等着公主你拿个主意呢!”

容挽辞先是点了点头,立马又蹙起眉来:“一会儿摄政王来了,你怎么办?现在外面有人守着我,你出不去,但你总不能一直躲在屋子里看着我们行房吧?”

“公主!”芙兰气呼呼喊了一声:“你不会真的要嫁给那个摄政王吧?摄政王他抢了皇上的亲,要是你们真的发生了什么,陛下赐罪摄政王的时候,你可就也脱不了干系了!”

“傻芙兰,摄政王都把我抢来这么久了,你看皇帝有半点动静吗?”

见芙兰疑惑地摆了摆头,容挽辞又将盖头盖好,平静的声音从盖头下传出来:“你且先躲着吧,我看一会儿能不能把摄政王支出去,好让你有机会离开。”

“是……”

一主一仆,一个在榻上端坐着,一个在柜子中躲着,约摸子时,门外传来了行礼的声音,紧接着门被推开,传来了坚实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容挽辞不动声色地吸了一口气,以为男人会直接掀开她的盖头,却不想那人站在她面前,一动不动,她只能看见他漆黑纹金的鞋面。

半晌,那男人终于动了,却是直接坐在了她的身侧,仍旧没有掀开她盖头的意思。

“等了多久?”

耳边突然传来男人的问话,容挽辞一愣,不知该不该回答,只能沉默。

见她不说话,男人也并未追问,这时才伸出手来,缓缓掀起了明红的盖头。映入男人眼帘的是一张极其精致的脸,算不上倾城绝色,却别有一种清冷的美,男人的眸光微微闪烁了一下。

“我叫苏执。”他自我介绍道。

容挽辞心中腹诽,这不是多此一举吗?以他的身份地位,上殷谁不知道他的名字?除了他摄政王苏执,谁又敢抢皇上的亲?

但容挽辞还是莞尔一笑,以作回应。

“不跟我说句话吗?”苏执笑道。

容挽辞微微一愣,她倒是没想到,这敢跟皇上抢亲的摄政王,竟然还有闲情逸致跟她寒暄唠嗑,这样的狂悖之徒,不应该是把她直接扑倒入洞房吗?

惊诧之余,容挽辞这才仔仔细细地打量了苏执一番。眼前的男人正笑看着她,一双眸子深邃勾人,明明长得有几分书卷气,似是君子如玉,可眉梢眼角却又有着让人无法忽视的锐利和锋芒。

他到底是温文尔雅,还是杀伐果决,亦或是,这都只是人前的面具?

容挽辞来不及深思,忙接上了苏执的话:“容挽辞见过摄政王。”

她自觉自己的一言一行再正常不过,不说是完美无瑕,至少也是端庄得体,落落大方吧,可方才苏执眼中一闪而过的戏谑是怎么回事?

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来,苏执已经开始动手解自己的腰带,容挽辞忙看了床边的柜子一眼,下意识一把按住了苏执正在宽衣解带的双手。

四目相对,苏执先挑眉一笑:“怎么,王妃急不可耐,要亲自为本王宽衣了?”

容挽辞耳根一红,支吾了半天才挤出一句完整的话:“我…我、我饿了……”

苏执笑意更深:“这不是正要吃吗?”

“……”

这个臭流氓,刚刚还说他怎么这么沉得住气,这才多大会儿,就露出本来面目了!!!要不是苏执长得有几分姿色,算是秀色可餐,倒有几分撩人,换了旁人说这样的话,只怕她已经吐出来了。

容挽辞腹诽之时,苏执的身子已经倾覆过来,她连忙伸手抵在他的胸口,慌乱地往后避了避:“王爷!我…我是真的饿了……”

苏执闻言也不再逗弄她,端坐了身子,朝着门外叫了一声:“奚竹。”

门外很快响起一声回话,苏执正要吩咐奚竹去备些吃食过来,容挽辞见状连忙又道:“王爷!你…你能亲自去帮我买吗?”

苏执微微蹙眉,将眼前的人细细打量了一番,想起了方才她的目光总朝屋中的柜子瞟看,立马心知肚明。他侧过脸偷偷勾了勾嘴角,随后又恢复了正经的模样,说道:“是本王思虑不周,让你饿着肚子等了这么久,理应亲自赔罪。”

苏执也不磨蹭,站起身子便往屋外走去,还带走了原本守在门口的护卫。

“芙兰,快出来!”

虽然知道苏执已经带着人走远了,容挽辞还是压低了声音。柜子里立马传出一阵响动,芙兰从柜子中钻了出来,大呼了几口气:“天啊,紧张死我了!”

“快走吧,一会儿阎罗王回来了,你可能就真的要死了……”

芙兰撇了撇嘴:“公主,你真的要从了摄政王?”

“不从还能如何?”

“可明明…”

“好了好了…”容挽辞打断了芙兰的话,站起身来,几乎是连推带攘地将芙兰撵了出去,屋中终于又恢复了一片安静。

容挽辞坐在榻上看着摇曳的烛火,神色有些凝重。她很清楚,一旦选择接受摄政王,如果皇帝真的翻脸,她也讨不了好处,但是如果她拒绝,而皇帝又忍下了这口气,以后在上殷,恐怕会被这个摄政王针锋相对,玩弄于股掌之间。

思来想去,她还是选了摄政王。原因有二,第一,如果不选苏执,可能她今晚就要死,而如果选了苏执事后被罚,她好歹也是个联姻公主,虽然清誉不在,联姻无望,好歹也不至于丢了性命不是?这第二个原因嘛……容挽辞还是有些私心的,毕竟摄政王的模样她已经见过了,苏执也算得上是一等一的美男子,嫁给苏执,总比嫁给那个不知长什么样的小皇帝要好吧?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