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网 > 奇幻·玄幻 > 神明来自地狱 > 2 人间相遇 第二百七十一章 沉眠

神明来自地狱 2 人间相遇 第二百七十一章 沉眠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神明来自地狱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您是说,您想和我一起前往魔人沉眠之地?”

皇帝寝殿的大厅内,蒂瑞斯汀一脸震惊地看着眼前这个天还没亮就把自己吵醒的华服青年,不解道,“能告诉我为什么吗?那里毕竟是我魔人一族的神圣之地,虽然我信任先生,但……总得有个说的过去的理由。”

“还记得我们合作时我提出的诉求吗?”

辰鸣微笑地说道,“我曾说过,有人在地狱中利用我的一个同学陷害我,想将我引来人间,你也进行了一系列的调查,应该知道,这并不是神圣教会所为,如今最大的嫌疑,就只剩下了魔塔,昨夜我得到了消息,魔塔的人近期将会在赫丝缇福寻找他们需要的某种东西,我思来想去,赫丝缇福中唯一需要他们这样费力寻找的,只有你们魔人的沉眠之地,我希望在他们找到之前,将那件东西掌控在手里。”

“您这么说,我倒是明白了。”

蒂瑞斯汀恍然点头,道,“但是先生,我希望您明白,魔人沉眠之地是我魔人的圣地,那里并不允许外人踏入,我可以将您带到那里,但我不保证您是不是能够进入其中。”

“只要你能把我带过去,也就足够了。”

辰鸣说道,“另外,除了我以外,我还希望能够多带一个人。”

“如果无法进入,那带多少人都没有意义。”

蒂瑞斯汀说道,“那个地方也曾有人想要进入其中,但除了魔人之外,即便是超越者恶魔,最终都没能如愿,甚至有一些超越者,将命都留在了那里,您想去我不会阻止,但我的建议是,不要带人前往。”

“我带的这个人,可不需要你这么担忧。”

辰鸣招了招手,从门外走进来一个红发女孩,就是莎绮罗无疑,她看着蒂瑞斯汀,说道,“魔人的祖地,杀不死我,困不住我。”

“祖地?”

蒂瑞斯汀目光微凝,而后苦笑道,“真是什么都瞒不过莎绮罗小姐。”

“人间喜欢讲究落叶归根,将祖地作为自己的沉眠之地,倒也说得过去。”

辰鸣眸光微敛,道,“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出发的话,晌午十分就可以走了,不过在此之前,我还是希望先生能跟我一起去一个地方。”

蒂瑞斯汀微微一笑,只是他的笑容中却有着一些不舍与缅怀,“我需要将两位长辈亲手入殓,将他们的灵魂完全封锁在身体之中。”

辰鸣默然,纵然在地狱中见惯了生离死别,但每次碰到这种事情,他仍旧免不了有些伤感,轻轻拍了拍蒂瑞斯汀的肩膀,说道,“这是他们自己的选择,他们会这样做,也是出于相信你,相信你能够引导好魔人,能够治理好赫丝缇福。”

“嗯。”

蒂瑞斯汀起身点头,揉了揉通红的眼眶,说道,“那我们走吧,是该和他们做最后一个道别了。”

今天的皇帝并没有穿素日里需要穿着的华丽常服,而是换上了一身漆黑如墨的笔挺西装,与辰鸣一起,并肩朝着皇宫外走去。

清晨的皇宫人本来就少,加上辰鸣与蒂瑞斯汀将魔力覆盖在全身,形成认知障碍,所以并没有什么人看见他们。

轻车熟路地出了皇宫,两人张开双翼,朝着欧若拉的远郊极速飞行。

清晨的风显得格外的寒冷,如同刀割一样切在两人的魔力防御上,发出哧哧的刺耳声响。

飞行了大约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两人在阳光拂晓之时停了下来,落在了一座设置了魔法障碍的古老建筑前。

满是青苔的墙壁上,覆盖了许多岁月留下的痕迹,这座建筑的历史,可能超越了千年。

建筑的大门是由青铜铸就,上面布满了斑驳的铜锈,显然,这里已经许久没有人来过了。

只是今天,这座显然已经没有人打理的建筑,大门却是打开的,两人向里面看去,有着许多穿着盔甲的人影攒动,辰鸣可以感觉得到,一丝丝浓郁的悲伤氛围,从建筑之中弥漫出来。

“这些,应该都是前来送行的魔人将士。”

辰鸣心中感叹,眼中也有着一丝丝的阴霾,说实话,他与艾德和修布两位八阶魔人认识的时间不长,也谈不上什么感情,只是今天的氛围,却给了他一丝触动。

“我们进去吧。”

蒂瑞斯汀的脸上虽然挂着笑容,但辰鸣却看得出他只是在强颜欢笑。

作为魔人一族现任的族长,他有义务将每一位愿意自主沉眠的魔人灵魂中的记忆抹去,并将之封印,永久性封锁在身体里,直到躯体腐坏,才能够得到解脱,这是一种极为漫长的煎熬,因为八阶的魔人尸体,已经坚硬到堪比一些强大的魔法道具的程度,如果没有人为的破坏,想要腐烂,至少都是要几千年的事情。

这不论是对即将入眠的魔人,还是对自己,都是一种不折不扣的折磨。

或许是察觉到了两人的到来,魔人们纷纷退让,让开了一条长长的通道,而通道的尽头,就是两尊造型别致的水晶棺椁,棺椁上流转着淡淡的魔力波动,是作为最后的封印使用。

不用说,棺椁中躺着的两人,就是修布与艾德两人,此刻的两人身上穿着洁净的素白长袍,静静地躺在那里,眼中有的,只是淡淡的解脱。

走到近前,蒂瑞斯汀深深地对两人鞠躬,道,“两位长辈,我来了。”

“艾德将军,修布长老。”

辰鸣微笑行礼,“我来做个见证者,两位应该不会介意吧?”

“当然不介意了。”

两人同时摇了摇头,艾德说道,“能有辰鸣先生为我们送行,也不枉我在人间走这一趟了。”

修布点了点头,道,“先前是我多疑,在先生面前闹出了笑话,还希望先生不计前嫌,今后多多帮助陛下才是,他生性单纯,如果没有人看着,指不定要出什么乱子。”

明明说的欢快,可身旁的蒂瑞斯汀,却早已哭成泪人,显然,他对这两位长辈有着许多的不舍。

辰鸣轻轻拍了拍蒂瑞斯汀的肩膀,说道,“两位放心,只要我还在人间一天,就不会放着陛下不管,至少,也会替你们守着他。”

“谢谢先生了。”

两人微笑致谢,闭上了双眼,身体四周的魔力,已然渐渐散去,那层明明薄的一碰就碎的水晶,却如同世间最厚的城墙一样,将他们困在了里面。

“两位长辈,我……送您们上路……”

抹去眼角的眼泪,蒂瑞斯汀哽咽地抬起手,一股股狂风,掀起无尽的尘埃,却没有一粒落在棺椁之上。

身后的将士们,都嚎啕大哭,见惯了生死的他们,如今却只能在这里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尊敬的人,被皇帝亲手葬送。

可他们有什么办法?所有人都知道,这座建筑中最不舍的两人离去的就是皇帝,但规矩就是规矩,他们不会去反对,否则的话,这无数年来,皇室那无数次的刁难,他们为什么能够忍受下来?可不就是为了那可悲的忠诚二字?

眼中有些湿润,辰鸣眼睁睁地看着那天空之上,一道巨大的奇异魔法阵,无穷的魔力,将他压的喘不过气,这是来自蒂瑞斯汀全部的魔力压力,近乎超越者所释放的禁咒魔法。

“封印魔法,千链锁魂!”

从魔法阵中,一道道粗壮的银色铁链,穿过水晶棺椁,狠狠地刺透两人的身体。

明明没有流血,但两人的脸色却瞬间苍白,一滴滴冷汗从他们的额头渗出,很显然,这种作用于灵魂的封印魔法,带给他们的痛苦是极端的。

但两人却没有发出哪怕一丝一毫的惨叫,依旧是咬紧牙关,闷闷的承受着,那一根根巨大的铁链,形成了一根根枷锁纹身,将两人的身体布满。

然而这远远还未结束,在那天空中的魔法阵消散之后,又有着另一道魔法阵呈现,一丝丝诡异的力量,在那魔法阵中涌动。

“灵魂魔法,活魂缝纫!”

两行明晃晃的鲜血,从蒂瑞斯汀的眼瞳留下,一滴滴鲜血落在了水晶棺椁的棺盖上化作细针透过棺椁如同小虫一般钻入两人的体内。

“吼!”

这一刹那,即便是八阶巅峰的两位魔人,也再也无法忍受这非人一般的痛苦,凄厉地发出野兽般的咆哮。

他们想要挣扎,从棺椁中冲出来,却被先前的封印魔法给牢牢的固定,无法动弹。

他们的身体表面,有着虚幻的灵魂想要逃离,却被那一根根血色丝线拖回了身体,怎么挣也挣不开。

越是挣扎,丝线就收的越紧,最终,那两道灵魂,彻底地被锁死在了两人的身体之中。

辰鸣再次看去,修布与艾德的眼瞳中已经失去了神采,变得黯淡无光,仿佛外界的一切,都再也无法打扰到他们一样。

蒂瑞斯汀脸色苍白,不仅是因为悲伤,那两道魔法对他自身的消耗也极其之大,即便他接近了超越者,依旧难以支持这样的消耗。

丝毫不管被汗水打湿的身体,也不理会眼瞳中传来的猛烈刺痛感,蒂瑞斯汀将他仅剩的魔力,注入了棺椁之中。

“嗡……”

水晶棺椁的颜色,瞬间变成了火红与银白两种,显然,这棺椁上的魔法,是两人生前布下,所为的就是防止自己无法控制自己,冲破封印而出。

蒂瑞斯汀取出两张空白的卷轴,平平地放在棺椁之上,一道道由魔法纹路构成的复杂图案在两张卷轴上呈现出来,图案的颜色与棺椁如出一辙。

做完了这最后的一步骤,蒂瑞斯汀收起卷轴,想要起身,却被一股浓浓的疲惫充斥,险些栽倒,辰鸣上前扶住。

“难怪每一任的魔人一族族长,都需要至少超越者的等阶,看来不仅仅是为了抵御强敌……”

辰鸣心中思索,“那么,身为族长的蒂瑞斯汀,又该由谁来封印呢?”

“魔人一族的族长,有我们自己独特的封印方式。”

仿佛是看透了辰鸣的心中所想,蒂瑞斯汀虚弱地说道,“我们只需要在该沉眠时前往沉眠之地,就会有人帮助我们完成封印……”

“有人帮助?”

辰鸣目光微凝,按照蒂瑞斯汀的说法,那神秘的沉眠之地中,应该有着类似于守墓人一类的存在,而且实力,比起超越者还要可怕……

辰鸣愣神之际,蒂瑞斯汀已经站起身来,对着那还在悲伤痛哭的魔人们沙哑说道,“背叛,就需要付出代价,但即便如此,为了一族的存续,我们依旧无悔,两位长辈的沉眠,也不意味着死去,他们只是以另一种方式与我们一起守护赫丝缇福,守护我们的家园!”

魔人们的哭声缓缓停止,他们纷纷抬头看向蒂瑞斯汀,他的脸上,悲伤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却是对未来的憧憬,“为了不辜负他们为我们做出的伟大牺牲,我们应该更加努力地变强,只有这样,才能不去打扰这些付出一切的伟大先人!”

魔人们脸色肃穆,他们不再痛哭,抹去脸上挂着的泪珠,高声呐喊着,“变强!变强!变强!”

“很好!”

蒂瑞斯汀点了点头,随手一招,那身后的棺椁,就被两股气流轻轻托起,跟着辰鸣与皇帝离开了建筑。

而他们来到门口之时,莎绮罗与黑兔也从空间魔法中走了出来。

“现在,我们可以出发前往沉眠之地了。”

蒂瑞斯汀缓缓抬头,正如他所说的那样,不知不觉间,时间已经来到了正午,阳光驱散了一切的寒意,将温暖带来人间。

三人一兔,就这样在明媚的阳光之下,朝着远方渐行渐远。

只是此时的他们并不知道,在遥远的另一个方向,有着另一批强大到令人颤栗的人,正不紧不慢地前行,而那目的地,与他们的,却是一模一样。

……

“喂,海瑟大人。”

炎炎烈日的阿尔戈斯沙漠中,乔恩不耐地看着前方那带着白色面具的青年男人,撇嘴道,“你说我们为什么不直接飞过去?非要这样一步一步地走过去?这里这么热,我都快受不了了……”

“你给我闭嘴吧!”

被成为海瑟的男人,无奈地撇了撇嘴,道,“你这还是火属性的恶魔呢,你看看杰拉斯和赛洛,他们都没说什么,就你一个人在这叭叭的说个不停。”

“他们一个是冰属性,一个是怪胎,我哪能跟他们比?”

乔恩瞥了眼身边沉默不语的两人,说道,“况且我的实力还是最弱的,您都不知道照顾照顾我……”

“我又不是你的保姆,照顾个屁!”

海瑟没好气地翻了翻白眼,说道,“再说了,我可没说要带你出来,是你自己硬要跟出来的,怪我咯?”

“嘿嘿……”

乔恩尴尬一笑,道,“我这不是好奇那魔人祖地中有什么东西嘛,现在还没到,你能给说说吗?”

“那里啊……”

海瑟晃了晃神,似乎是在回忆,“太久没去了,有些记不清了,我只记得啊,那里有两个老家伙,强悍的可怕,其他的我就记不清了。”

“能被您称之为强大的,可不多啊。”

赛洛也有些好奇地问道,“该不会是无冕之王吧?”

“那倒不至于。”

海瑟摇了摇头,道,“那两人的实力都接近无冕之王,但是还没有真正踏出那一步,不过他们联手,却可以和无冕之王抗衡,要不然的话,我也没必要来了。”

“能跟无冕之王抗衡的存在,的确很强。”

杰拉斯那诡异的漆黑眼瞳中闪过一丝微茫,说道,“不过我想,您应该能够轻易击败他们吧?毕竟您可是组织七王中排名第二的白之王啊……”

“如果在其他任何地方,我倒是可是轻易地杀死他们,但在那里……”

海瑟微微一笑,道,“或许只有路西菲尔那个家伙才能做到吧?那鬼地方对自己人总归是要亲和一点。”

“您不也是……”

乔恩不解地问了一句,然而还没说完,却被赛洛连忙捂住了嘴,后者脸上冷汗密布,道,“对不起,大人!乔恩还年轻,说话口无遮拦……”

“没事没事。”

海瑟浑不在意地摇了摇头,道,“虽然我也是魔人一族的一员,但失去了一切的我,却已经不再被那个地方接纳了,甚至我都不知道,我还能不能进入那里了。”

“所以您才将我也带了出来。”

杰拉斯嘴角微微上扬,道,“连大人都无法破开的结界,光凭我,又有什么能力破开呢?”

“不要妄自菲薄嘛,我到时候会帮助你的。”

海瑟微笑道,“只要你能将那里的一件东西吃下,你的力量一定会暴涨,到那时候,恐怕即便是魔王,都不再会是你的对手了!”

杰拉斯闻言,也是一笑,“我很期待。”

虽然看似缓慢,可实际上他们的速度却是流星赶月一样,没过多久,就来到了沙漠的边缘。

看着那还在远处的巨大防线,海瑟那面具之下的脸上,有了一抹极为灿烂的笑意。

“我们到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