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区猎人|第三百三十四章 姨娘

推荐阅读:玄幻小说最强药王万兽战神美女赢家神医废柴妃:鬼王,别缠我乡村极品神医噬帝重生我的师父是神仙太古至尊不死战神重生之无敌奶爸
  苏家祖宅里,杨拓陪着陈老师吃完了午饭,又一起睡了个午觉。
  午觉睡醒,杨拓没打算去三房大堂那边,而是想陪着未婚妻说会儿话。
  因为大脑病症的关系,这世上其实并没有什么事情,可以真正让他关心或者操心。
  自己一天的时间如何分配,并不是性情使然,而是计算和思考的结果。
  杨拓通过思考,认为三房大堂的事情,有苗光启和中科院专家团在,他在不在问题不大。
  而此刻陈老师身边,需要他的陪伴。
  不仅需要陪伴,他并且还需要完完整整地,把自己目前另一个职位的性质,给这位大学音乐老师解释清楚。
  而要讲清楚自己职位的性质,其实就是给自己的未婚妻,这个普通人,揭开这个世界的一层神秘面纱。
  告诉她什么叫奇异生灵,什么叫猎人,什么叫传承,什么叫能耐。
  光这些还不够,拓展开来,门里人是什么人,他们分别是干什么的,如今又以何种形式存在,身上又有什么使命。
  而目前在整个国家层面,组织上又是如何跟他们相处的,哪些是盟友合作性质,哪些又是辖属管理性质。
  “我目前所供职的这个总局,就是专门负责管理或接洽门里人的官方机构。其中跟猎门的接洽,从上个月开始,由我负责。”杨拓最后说道,“所以我跟林朔这个猎门魁首,既是好朋友,也是工作伙伴。”
  “那你现在这个好朋友,是不是在哪里狩猎呢?”陈老师问道,“我刚才看到,他好像是在战斗?”
  “是的,他在红沙漠,正在狩猎。”
  “那你还在这里待着干嘛呢?去看看你朋友怎么样了啊!”陈老师说道。
  “刚才在看他的时候,怕他出意外,我有点舍不得回来。”杨拓叹了口气,“这会儿我又有点不敢去了,怕过去听到他的死讯。”
  话刚说到这儿,只听窗外曹冕的声音响了起来:
  “杨哥,在家呢。”
  一边说着话,曹冕提着一大篮子的食材,从这套宅子的外院大门走了进来,嘴里一边解释道:“这老周啊,忙着张罗现场三十多号人的晚饭,没工夫给你们送菜,我就帮他跑一趟。”
  陈老师连忙迎上去,伸手接过了篮子道了谢,然后就到后厨忙活去了。
  曹冕跟杨拓两人在宅院里坐下来,曹冕看了一眼后厨方向,轻声说道:“杨哥,我听说你厨艺很不错,你们两人在一块儿居然是陈老师下厨,想必陈老师的手艺,那得是大厨级别了吧?”
  杨拓赶紧摆了摆手,摇了摇头,嘴里扬声说道:“那是啊,我最喜欢吃她的菜了。”
  曹冕一看杨拓这神情,心里也就明白了,打消了在这儿蹭顿饭的念头。
  杨拓问道:“那边怎么说?林朔怎么样了?”
  “不怎么样。”曹冕摇了摇头,“杨哥你绝对猜不到,在魏行山撤回来之前,林朔正在经历什么。”
  “魏行山撤回来了?”杨拓皱眉问道。
  “是啊。”曹冕说道,“经过专家团论证,魏行山那会儿能撤,于是就让他撤了,嗐,都尿裤子了。
  不过也真不能怪他,换成谁都得尿裤子。
  当时那头黑皇后忽然接近,那一下太吓人了。
  别说在现场的魏行山了,我们会议室里的那些博士生,就看看现场画面,当场撅过去好几个。
  也幸亏苗二伯是苗家传人,忙活了一阵子,总算全救醒了。”
  “按我的意思,这种现场画面,就不能让这些学生看。太年轻,承受不了。”杨拓摇了摇头,随后说道,“那林朔正在经历什么啊?”
  “他啊,”曹冕摇了摇头,“被黑皇后给壁咚了。”
  “壁咚?”杨拓有点儿奇怪,“什么意思?”
  “就是学校里头,男生把女生逼到墙边,手往墙上一放,‘咚’地一声,女孩无处可逃了,男生这就开始表白。”
  “你的意思是,林朔被黑皇后……表白了?”
  “何止是表白啊?”曹冕说道,“在你们生物学界,这个名词,叫做求偶。”
  “哦。”杨拓扶了扶眼镜,问道,“那林朔答应了吗?”
  “不知道啊。”曹冕手一摊:“魏行山那时候撤回来了,现场画面没了啊。”
  “嗯,那这是个悬念?”杨拓问道。
  “悬念个鬼啊。”曹冕无奈道,“黑皇后那又不是人,林朔就算答应了,他也有心无力啊,家伙不配套嘛。”
  “那这么说,林朔不会答应。”
  “那当然了,没法答应。”
  “那他已经被黑皇后逼到角落里是吧,他该怎么办?”杨拓问道。
  “这我上哪儿知道去。”曹冕摇了摇头,“这会儿也就希望他吉人天相,能熬过这一关吧。”
  “那你们后方的营救方案是什么?”
  “不营救。”曹冕摇了摇头。
  “不营救?”杨拓皱起了眉头,“那就等着林朔的死讯?”
  “当然不是了。”曹冕摇了摇头,“我们不营救,而是增援。”
  “增援?”
  “是的,增援。”曹冕缓缓说道,“我们要跟多佛恶魔,打最后的决战了。”
  ……
  红沙漠上,这天下午晴空万里。
  苗成云这会儿双手攀着方向盘,臊眉耷眼地开着车。
  身边副驾驶位置上的云秀儿,也是一脸尴尬,看着窗外一望无垠的沙漠,保持着沉默。
  两人之前临出发,把这趟增援力量的最主要战力,苗雪萍忘在基地里了。
  都开出六七百米了,云秀儿这才想起来,一个耳刮子甩到了苗成云脑袋上。
  两人灰溜溜地回去,把苗雪萍再拉上。
  “没事儿,别不好意思,不就是把我这个乘客给忘了嘛。”苗雪萍一身亮闪闪的连体服,戴着个头盔,坐在后面还捧呢,“这说明啊,你们两个年轻人心气儿高。
  觉着两人联手,就能把那些多佛恶魔给办了。
  有自信,那是好事儿嘛。”
  前面两人没搭茬,开车的开车,看风景的看风景,假装没听见。
  苗雪萍倒是不在意,继续自顾自地说道:“其实当年我年轻那会儿,也有过这种不知死活的时候。
  三十年前,在四川九寨沟,我就跟当时的猎门第一人,云悦心打了一架。
  整个战斗过程,你们绝对猜不到。”
  听到这儿,苗成云耳朵竖起来了。
  猎门自古以来,因为平辈盟礼上的门槛攻守环节,各家族传承猎人之间在平时的比武切磋,那是常有的事儿。
  这种切磋,按理说点到为止,不会豁出性命去。
  可这事儿道理是这样,真打起来那就不一定了,出人命确实不多,但重伤致残得不少。
  最近五十年,猎门内部有三场这种战斗,直接决定了猎门今天的格局。
  偏偏这三场战斗,都跟苗家人有关。
  按时间线上来说,第一场战斗,是林乐山跟自家老爷子,苗光启的那一场。
  第二场,云悦心跟苗雪萍。
  第三场,林乐山跟苗天功。
  而这三场战斗,最后一场胜负本就没有悬念,苗成云对过程也不感兴趣。
  前两场,才勉强称得上棋逢对手。
  林乐山跟自家老爷子那场战斗,苗成云这会儿能把每个细节都说出来。
  因为老爷子在自己面前,从小到大,把这场战斗复盘了无数遍。
  这场实际上从开打到其中一人倒地,仅仅持续了十秒不到的战斗,拥有无数个细节。
  其中每个细节,都让苗成云心驰神往,恨不得当时站在林乐山对面的就是自己。
  而比起这一场自家老爷子永失所爱的战斗,更让苗成云好奇的,是苗雪萍跟云悦心的那场惊天一战。
  倒不是说老爷子和林乐山之间的战斗不精彩,而是这两人当时是结拜兄弟,就算为了女人动手,也都保持着一定程度的克制。
  俩娘们为了自己的男人掐架,那性质就不一样了,肯定是你死我活啊!
  战斗肯定更精彩。
  苗成云心里盼着,耳朵等着,指望苗雪萍顺着话头往下说。
  结果还是没等到。
  苗家公子摇了摇头,只好递了一句:“雪萍姑姑,您就说吧,我想听。”
  “我还想上车呢,结果有个司机把我给忘了。”苗雪萍淡淡说道。
  “我错了。”苗成云检讨道。
  “认错就好。”苗雪萍脸上微微一笑,说道,“其实我把话绕到这儿来,就是因为你们两个,也是一个姓苗,一个姓云。这场战斗我给你们讲出来,以后你们小两口要是打架了,多少有个参考。”
  “雪萍姑姑您想得真是周到。”苗成云翻了翻白眼,“您说吧,我们俩洗耳恭听。”
  “一瞬间。”苗雪萍轻声说道。
  “什么?”苗成云没听清。
  “一瞬间就结束了。”苗雪萍说道,“我以为我跟云悦心至少打了一天一夜,九寨沟被我打塌了六座山、填平了三座湖。
  我所有的念力、体力在这一天当中倾斜一空,云悦心在我手里节节败退。
  战至最后,我全身脱力,云悦心也终于被我打死了。
  我打死了云悦心,林乐山非但没怪罪,他还娶了我。
  我们两人夫妻恩爱,共度一生,生下了三个儿子,两个女儿。
  其中大儿子,就叫林朔。
  那个林朔跟现在这个可不一样,从小体弱多病,真是让我操碎了心。
  乐山在八十七岁的时候去世,我也不想继续活着了。
  弥留之际,我又看到了云悦心,她就站在我面前。
  她以云家传承里的莫大神通,赐给我了往后余生,让我如愿以偿。
  可实际上,只过了一瞬间。
  所以那场战斗,还有那段恩怨,一瞬间就结束了。”
  苗成云听完这段描述,良久无语。
  他看了看身边的云秀儿,发现这个女子也在怔怔出神。
  只听苗雪萍在后面柔声说道:“我和乐山,只能在幻境中过一辈子。你们俩比我幸运,所以好好相处,不要打架。
  成云、秀儿,姑姑祝你们夫妻俩,百年好合,子孙满堂。
  你们别再深入了,回去好好过日子吧。”
  苗雪萍说这番话的时候,正好魏行山驾驶的那辆六**悍马迎面而来。
  两辆车在红沙漠中对错而过,就在会车的那一瞬间,忽然四周狂风大作,沙尘四起!
  苗成云和云秀儿人在敞篷吉普车上,这会儿只能用手捂住口鼻,根本睁不开眼。
  魏行山的悍马车车厢是封闭的,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他赶紧甩了一把大方向,一个大脚刹车,六**悍马急速打了个转,停在了路面上。
  于是他就看到,苗雪萍整个人腾空而起,居然就这么悬在半空之中,踏着翻涌而起的沙浪,急速远去。
  她脚踏滚滚红尘,口中念念有词:
  “林朔我儿,娘来救你了。”
  ……
禁区猎人最新章节,欢迎大家收藏
禁区猎人手机版最新章节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禁区猎人》版权归原作者都市猎人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观点,仅供娱乐,请勿认真!
新书推荐:魔物祭坛我的绝色老婆(林昊秦以沫)妖皮藏宝图异界魔剑猎人第一狂婿狂医兵王轮回之期我只想安静当咸鱼上门仙婿终末之龙

玄幻小说 | 仙侠小说手机在线看 | 都市言情小说手机版 | 2019好看的穿越小说 | 最新科幻小说 | 好看的同人小说 | 网站地图

健康阅读公告,抵制不良小说。注意自我保护,谨防上当受骗。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抖音小说网为转载互联网其他网站作品,没有任何版权,仅为作者宣传作品之用途。蜀ICP备100272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