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网 > 都市·青春 > 环球旅拍家 > 0192 你说,这沙雕怎么玩?

环球旅拍家 0192 你说,这沙雕怎么玩?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环球旅拍家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陈晚安的随意和淡然让林清晨没有一点成就感,甚至有一种无可奈何。

这个野人!

这么简陋的设备还能泡茶喝。

陈晚安确实有些悠然自得。

甚至还录了一段vlog。

在陈晚安的视频中,高清的画面自然是先从燃烧的火焰上,小铁碗内不断沸腾的热水,然后陈晚安放入一小捏的红茶。

等待香气袅袅升起的时候,陈晚安的轻轻的拿起稍微凉了一些的铁碗,喝上一口热乎的茶,然后镜头向前一转,眼前的景象呈现。

那一望无际的沙漠和黄土,那远处的低山和蓝天白云。

这种感觉就仿佛是非常大的反差对比一般。

陈晚安觉得这段视频回去后剪辑一下,再配上音乐放在晚上,肯定是非常不错的。

将最后的红茶喝掉,陈晚安收拾好自己的这些小工具,无论是打火石还是小铁碗亦或者制成的简易小铁架都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用到的。

自从上次在折多山的雪山之巅和林清晨喝了红酒之后,陈晚安越发的喜欢在一些极端且不可能的地方惬意的喝点什么。

当然若是开车的话红酒可能就和自己无缘了。

所以热乎乎的红茶无疑是自己最好的选择。

当然,若是条件允许的情况下,陈晚安甚至可以用滴漏的方式煮点咖啡尝尝。

当然是不加奶和糖的那种。

在林清晨的注视下,陈晚安站起了身子,然后将背包重新背包。

“那我们继续赶路?”陈晚安笑呵呵的问着。

林清晨叹口气,看来自己这次不仅没成功还被人家反讽了一番……

这个家伙,就是什么也不说。

……

上车后,林清晨终于忍不住的问道:“你没怕我直接开车不回来了?陈晚安?”

陈晚安一边开车一边笑了笑:“怎么会呢,你这不是回来了,除非你离开超过二十四小时,否则我不会担心的……”

林清晨问道:“担心什么?”

“担心你是不是车又没油了……抛锚了……爆胎了……或者被抢了……翻车了……等等等等等等……”陈晚安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音乐。

林清晨满头黑线。

自己果然说不过这个该死的家伙。

“放心吧,要是我连点野外生存的本事都没有还出来旅行什么呀,在说这条路虽然人少车少,但是总归还是能等到的,说不定你走了之后,一会还有会一个美女开着房车来接我,我还能顺便在床上休息一会呢。”陈晚安笑着说。

此时,车内的音乐传来刚刚林清晨在听的乡村音乐。

陈晚安倒是记得,自己开车时候听的可不是这个风格的音乐。

“品位不错呀,开在这样的路上,听着乡村音乐不错吧。”陈晚安继续笑道。

“没劲,好好开车。”林清晨墨镜一戴,遮住自己的眼睛,不在理会陈晚安。

陈晚安笑了笑。

虽然算不准林清晨到底何时会开回来接自己,但是她一定会回来的,从昨晚这个丫头在自己的身上画图案就联想的到,这是上状态了,非要挑战一下自己的底线。

可惜,自己并不是一个喜怒于行色的人,陈晚安将音乐的声音开大了一些?别说?这公路上伴着乡村音乐还真别有一番风味。

路上的景色越来越变化丰富。

两旁的黄沙土地颜色开始发生变化。

从最开始的浅黄色变成了深黄色,现在已经逐渐的向着深褐色变化。

远处的颜色更是多了许多的层次。

在同一视线内?那种带着荒凉的红色?褐色,绿色和黄色都仿佛在将一种孤寂体现出来。

就仿佛在这个世界上?只有这一辆车是不断活动的,而陈晚安和林清晨则是唯一的人。

陈晚安或许这一刻终于体会了那句诗。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虽然现在没有孤烟?也没有落日。

那是那份沧桑和落寞却在眼前展现的淋漓尽致。

……

这条中卫66号公路通向的北长滩位于沙坡头景区的上游30公里处,北长滩古村落集中坐落在北山,依山而建,因势不同?房屋高低错落?每户院落布局和房屋结构,仍保留了明清时代当地传统的建筑风格。

当陈晚安的视线中出现这些有些古老破旧的零散屋子的时候,陈晚安将车停了下来。

身边不远处是一种非常有历史感的建筑。

明清时代的传统建筑就是那种四梁八柱式的建筑房屋,院墙都是用石头累积而成。

无论是院墙上还是房屋上都仿佛被黄沙染上一层厚厚的灰色。

那是一种沉甸甸的感觉。

这个季节并不是特别适合。

因为陈晚安的眼前有几棵非常古老的梨树。

当然现在的梨树上除了干枯的树枝和所剩不多的叶子之外再无其他。

若是能早些月份,比如春天的四五月份来到这里?定然在很远处就能看到这几棵足足有着百年历史的老梨树。

而且上面也一定结着许多被黄沙吹拂的梨子。

是不是好吃就未曾而知了。

走了几步,陈晚安又发现了大量的枣树?这些枣树也已经没了生机的迹象,也不知是枯萎了还是在等待春天的那场雨水准备着再次复苏。

陈晚安越发的想在春天的时候来一次这里?只为了这几棵梨树和数不清的枣树。

秃山,乱石?老屋?枯树?荒无人烟,这里让陈晚安忍不住上前抚摸了一些这些房屋的墙壁。

果然一层灰瞬间沾染陈晚安的手指。

就仿佛陈晚安也被这荒凉的世界所侵染了一般。

就在陈晚安感触的时候,耳边除了偶尔的风声之外,还有隐约的吱吱呀呀的声音传来。

陈晚安顺着声音走过去,竟然发现了声音的来源。

那是黄河边的老水车在随着慢慢的转动而发出的声音。

似乎这有些刺耳的声音也在诉说着当地的过往,想要带着陈晚安一起来感受这条乡村公路的孤独和绝美。

陈晚安站在水车旁,轻轻的抚摸架着水车的老木头。

这些木头已经被风吹拂的仿佛马上就要开裂一般。

真的是不知道到底有多少年的历史了。

陈晚安感叹了一下,在这里留下一张照片,算是对这里的回忆考证,这才开车离去。

若是有一天你也能开车经过这里,请不要马上离开,而是下车走过去,摸一摸那些老旧的房屋,在看一看那破旧的大水车。

这里真的就这关于历史的一切。

当然也是对这条孤独的公路的见证。

……

当陈晚安再次上车继续前行的时候,陈晚安和林清晨两个人的肚子都不约而同的响了起来。

这一路走走停停也不知道到底耽误了多久。

陈晚安中途还喝了红茶。

这红茶最是能引起饥饿感。

陈晚安看了看导航,终于也要到了自己的目的地。

沙坡头。

即将从这条美丽的公路上离开了,陈晚安莫名的还有舍不得。

有些路或许真的这辈子就会走这么一次。

下一次是完全未知的。

你并不知道自己何时才会再次踏上这里。

也不知过了多久才会彻底的忘记这里。

可能一年后,三年后,五年后。

那个时候自己是不是再也想不起这条路上的很多细节?

只能记得很美罢了?

无法从回忆中追寻,只能看着照片思索,其实这也是一种悲哀。

所以此时的陈晚安开始尽量的放满车速。

似乎想将这条美丽的公路上的更多的景象记住,让回忆中的这条路的记忆多存在一些。

当然,对于今天的终点站,沙坡头,陈晚安还是非常向往的。

在上辈子,陈晚安就知道这样一句话。

叫做游遍华夏万里路,长忆宁夏沙坡头。

这或许是许多来过这里的人对沙坡头的赞美。

但是足以证明这里能够给人留下的回忆是非常深刻的。

因为在沙坡头有着腾格里大沙漠!

真正的沙漠景观,还有着自然沙尘植被和野生动物。

面积达到1.3万公顷左右的沙坡头地处腾格里沙漠东南,是草原和荒漠,亚洲中部和华北黄土高原植物区系交汇的地带。

据说这里的植物有四百多种,野生动物也有一百五十多种。

“陈晚安,我们是又要去沙漠了么?”林清晨好奇的问着。

陈晚安点了点头,说道:“这里是一个亚洲中部北温带向着荒漠过渡的生物世界,也是我们国家第一个具有沙漠生态特点的自然保护区!”

……

沙坡头南靠重峦叠嶂,巍峨雄奇的祁连山余脉香山,北面则是连着沙峰林立,延绵万里的腾格里大沙漠。

在中间则是被奔腾而下,一泻千里的黄河横穿而过,在沙和河之间,有着一片郁郁葱葱的绿洲。

沙和河这对本不相融的矛盾体却在沙陂头被大自然鬼斧神工的巧妙融合为一体,不可谓不壮观。

浩瀚无垠的腾格里大沙漠,蕴灵孕秀的黄河,横亘南岸的香山还有那世界文化遗产的战国秦长城,可谓是在谱写这一曲大自然的梦幻交响乐。

当陈晚安和林清晨离开了66号公路而进入沙坡头的时候,林清晨当真是被壮观的惊呼了一下。

陈晚安笑道“这古老的黄河就像是野马一般的呼啸着奔腾着穿过这山谷,我们印象中的黄河本应如此,可是在黑山峡却急转弯的流入了宁夏的中卫境内,黄河也就变了……”

顿了顿陈晚安继续说道:“这时候的黄河就好像是文静的美女,再也没有了往日的波涛汹涌,现在你看看,平静缓流,滋润着两岸的沃土,所以这个转弯而造就的自然景观就是我们眼前的沙坡头!”

陈晚安抬起相机对着沙坡头地标性的黄色木门和旁边写着沙坡头三个字的建筑照了一张相片。

这才带着林清晨向着里面走去。

“其实这里并不是那种荒无人烟的大沙漠,也不是那种时刻充满危险的大沙漠,更不是那种走着走着就会丢掉性命的绝境,相反在这里除了能够玩到很多沙漠特有的项目之外,还能深度的体验一下沙漠旅行的快乐。”陈晚安解释着。

“你看那些在沙子上下滑的人了么?那是这里的娱乐项目叫做滑沙,我们可以从打开一百米左右的沙坡头上往下滑,而且由于特殊的地理环境和地质结构,在滑下去的时候座位下面还会发出一种特别的响声,沉闷厚重,还有一个好听的称呼叫做金沙鸣钟。”陈晚安指着远处在斜坡沙子上滑下去的人们说着。

在沙山背面是浩瀚无垠的腾格里沙漠,南面是郁郁葱葱的沙漠绿洲,从陈晚安的视角望去,可以眺望到包兰铁路就仿佛是一条绿色的长龙一直延伸到了远方。

这里真的是能够深度体验沙漠中行走的快乐和味道。

当然,这种味道陈晚安更想留给未来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那种真正需要去征服的无人区!

或许那才是沙漠旅行的意义吧.

“看到了么,那边是在黄河中可以乘坐的羊皮筏,这是一种非常古老的渡河工具,在滔滔的黄河之中,乘坐古老的羊皮筏,向着彼岸前行,乘坐排子上,老叟用桨划筏前行,也算是挺有趣的。”陈晚安对着林清澈说着。

林清晨看了一圈,却并没有太想去尝试玩的项目。

可以说这里的很多娱乐项目和之前在沙湖是有些重复得。

当然想对比沙湖,腾格里大沙漠的规模要大了很多。

而且也特色了许多。

陈晚安指着滑沙继续说道:“这里的滑沙可是我们国家四大响沙之一,尤其是站在沙坡下面仰望,可以看见沙山悬若飞瀑,人乘流沙,如从天降,无染尘之忧,有钟鸣之乐,可谓是滑沙听钟,坡底戏泉,物我两忘,其乐无穷。”

当然除了滑沙之外,黄河弄筏,追波逐浪,也可谓是古朴自然,有惊无险。

陈晚安比较期待的是乘天下黄河第一索飞跃黄河。

这绝对是挑战自我,惊险刺激的一项。

一条铁索,飞跃黄河,想想都有些激动。

“其实除了这些之外,沙子可玩的东西还是很多的,沙疗,沙浴,沙漠球类还有沙雕,都是很有意思的。”陈晚安说道。

“沙雕?怎么玩?”林清晨好奇的问着。

“额……”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