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网 > 都市·青春 > 超级汽车销售系统 > 第630章:田凯(一)

超级汽车销售系统 第630章:田凯(一)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超级汽车销售系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630章:田凯(一)

方远的脸色有点异常,宋国源猜到中间出了状况:“王杰报多少钱?”

方远捂住了手机话筒,如实的说:“两千三百万。”

“嗯?”宋国源根据自己的经验,猜测按照正常的情况,这个厂房和使用面积,即使不算设备,也需要两千万左右的价格,方远说以前王杰开价一千多万还不包括所有的设备,他就起了疑心,现在王杰狮子大开口般的坐地起价,他反倒没有那么生气,掏出了手机开始打电话。

过了有三分钟,宋国源挂断了电话,直接抢过了方远的手机,不由分说的给他也挂断。

师父把自己手机挂断干什么?方远都愣了。

“王杰这小子的汽修厂再便宜都不能买。”宋国源解释说,“怪不得那么长时间没有卖出去,我问了朋友,人家说他的这家汽修厂抵押给了银行。”

“抵押给了银行?”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汽修厂已经抵押给了银行,还敢私自往外卖?

方远感叹着王杰胆也太肥了,同时非常失望,眼看师父就要过生日了,本来准备了两个生日礼物,这个最大的惊喜算是彻底黄了。

方远这么失落,宋国源并不知道他怎么想的,反倒开导起自己的徒弟:“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有什么啊?咱们到别的地方看看。”

“行。我去开车,咱们到别的地方看看。”方远觉得现在师父的情绪好了许多,遇事反倒比自己看的更开,他当然高兴了。

大海市市区这一块,除了天鸿二手车市场附近的这个汽修厂集中的区域,就是汽配城那一片地方,路程离的比较远,方远正招呼师父和自己一起回停车场取车,这时手机响起了来信息的铃声。

“刚刚已经把钱打过去了,注意查收,由美。”

“这么快?”方远看了一下时间,现在才上午九点多?日本那边也就十点左右?由美竟然已经把所有的钱从银行保险箱里取了出来,打进了自己给她的账户。

方远低着脑袋正想给由美回个信息?忽然间又收到了一条海边市银行的短信?显示自己的银行卡收到了一笔1800万华夏币的款项。

“怎么回事?”看着这么多钱,方远没有一丝丝的兴奋?脑袋反倒成了一团浆糊,这和自己预料的数据根本对不上?多了足足八百万华夏币。

难道是张晨那边搞错了?

或者是出了什么事情?

方远越想越是不对劲?马上拨通了张晨的电话。

“老哥,我正好要找你。”

听着话筒里兴奋的声音,方远问道:“找我?”

“对,老哥?救命啊?我和杜总输的裤子都快没了。”

原来这两天杜骁对赛车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今天一早就拉上了朋友去赛道玩。

结果在赛车的时候被人虐的体无完肤,惨的不能再惨了。

“好,我马上去。哎对了,你们输了多少钱?”刚才张晨说他和杜总已经输的裤子都快没有了?方远想着以杜骁的身价,能让他输的裤子都没有了?最起码要几十亿华夏币吧?

“钱?我们没赌钱,赌的就是裤子。”

“输的就是裤子啊!”方远都快笑疯了?这帮人赌什么不好,非赌裤子。

被张晨一打岔?方远都忘了给张晨打电话的原因了:“老弟?从日本汇款怎么这么快?没撑多长时间就到了。”

“到了?你的钱到了?”那边的张晨也挺惊讶的?看来并不知道钱的事情,但是他给方远解释说,“不是从日本汇款过来的,只是打到了我们公司在日本的分公司账户,我给财务说了钱一到立马办,然后国内的财务收到了日本那边的通知,自然把所有款项给你打过来了。”

“多了将近八百万。”

“多……多少?”那边的张晨都傻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八百万。”

“老哥你稍等,我给公司财务打电话问一问。”

没多会儿,张晨打来电话,说公司的日本分公司账户存入的是美元和日元。

按照老总的吩咐马上通知华夏总公司。

这边一分钟都没耽误,财务按照汇率,很快把钱打到了方远的银行账户。

张晨可以确认一分钱都没有错,唯一的出入就是原本确定的手续费一分没收,全部给方远打了过来。

“没收手续费?”

“存入的还有日元?”

方远在了解过张晨公司的运作模式后没感到惊奇,让他不解的是杜骁竟然这么大方,更纳闷的是哪来的日元?

自己给由美的全部是美元啊!

既然杜骁给自己这么大的面子,自己现在又是急用钱的时候,再推辞就是矫情了,反倒让人看不起。

心存疑惑的方远轻轻的说:“兄弟,替我谢谢杜总,这份情我记着。”

远在赛车场的张晨挂断了电话,看了眼自己身上仅剩的裤衩,又看了看穿着运动裤,光着膀子的杜骁,还有旁边乐呵呵的人群,正要给他汇报,杜骁慢悠悠的问:“刚才是方远打来的?询问钱怎么多了?”

杜骁刚才一直在和别人说话,压根没注意这边,却大致猜到了方远说的什么,张晨有点不解了。

“按照他的脾气,确实是会主动打电话来问。”杜骁拍了拍张晨的肩头,笑了,“这个方远做事有魄力,手段和心机都有,最难得的是重情重义,讲感情,这样的人,你要多多和他亲近,兴许以后能给你帮很大的忙。”

“这个我知道,方远这家伙的脾气太对我胃口了。”张晨有些不解的是,“杜总,您既然不打算收方远的手续费,为什么不从一开始就和他明说,反而要说收他百分之三十,最后打款的时候反而给了全部?是不是有点……有点……”

“有点多此一举?”对于张晨的疑问,杜骁没有任何不满,反而耐心的给他解释,“你要把握好人的心理,如果我当时给方远说免去全部的费用,哪有现在他收到钱时的欣喜,对他的触动更大?对咱们更感激?”

“说的好有道理啊。”张晨仔细回忆一下,“我能从方远的语气中听出来,他确实很激动的。”

“哈哈哈,做生意难,做人更难,多用心学习吧。”张晨能把自己的话听进去,杜骁很欣慰,很高兴。

……

杜骁在那边教育着张晨,宋国源面对方远反倒是一脸的懵逼,他不知道方远和张晨在说什么八百万,什么美元和日元。

宋国源相信方远,既然他没说,也就没有追问。

“师父,咱们先不看店面了,你跟我去赛车场吧。”方远就把杜骁和别人赛车,已经输的脱裤子的事情说了。

“这群人赌什么不好,非赌脱裤子。”宋国源摇摇头,为杜骁这些人的古怪爱好苦笑着。

昨天宋国源和方远一起玩漂移,宋国源非常的意犹未尽,从来没有这么高兴过,当即答应一起跟着去看看。

宋国源对大海市的几个赛车场比较熟悉,知道杜骁所处的这个赛车场是其中最小的,也是建成的时间比较早的。

这个赛车场非常有意思,当年它能够使用的土地面积有限,加上设计经验不足,造成它两公里的长度明显太短。

由于每一段直道之后都是需要重刹的慢弯,而且直道又不够长,间隔非常的短,所以容易发生刹车过热的现象,菜鸟们一不留神便会冲出赛道撞到墙上。

缺少高速区域和足够缓冲区的赛道,软件和硬件不如那些能承接国际比赛的大赛车场,现在主要以承办一些中低规格的比赛和公众开放赛道日为主,总之新手们去的非常多。

那些GT3RS,GT2RS,迈凯伦675LT,EVO之类的高速赛车很少去,几乎都是一些mini和JDM粉钟爱的车型,尤其是GK5,甚至是雨燕的车主玩的也很嗨皮高兴。

等到方远和宋国源来到了赛车场的P房,远远的看到一群人正围观着什么。

方远正要走过看看杜骁和张晨在不在,忽然间宋国源停下了脚步不动,拉扯住了方远,指向了旁边一辆锈迹斑斑的牧马人罗宾汉。

对,确实是锈迹斑斑。

方远顺着师父所指的方向看去,他能轻易的认出那是一辆牧马人罗宾汉,并且它的机盖,车门,翼子板什么的覆盖件全部一层黄锈,好像车主非常无情的把它在外面搁置了多少年,风吹雨淋才这个样子。

败家啊,这么好的牧马人竟然如此浪费,方远的心中刚刚升起这个念头,忽然发觉不对啊。

如果是车主不懂怜惜车子,没有保护好漆面,任凭它风吹日晒,表面的锈迹应该深浅不一,没有这么均匀的道理。

另外它前面JEEP经典的七孔进气格栅镀铬闪亮。

它前面宽大的竞技杠又粗又大漆黑一片,在太阳的照射下发出耀眼的光芒。

它加装的绞盘漆面散发出金属光泽,里面缠绕的钢丝梗错落有致,保养状态非常好。

它A柱旁边深水喉高高耸立,零部件完好无损,哪有一丝丝破败的景象?

……

更让方远惊讶的是更换过的轮胎庞大无比,超高的离地间隙证明车主改装了4x4泡沫蜂窝减震升高无损套件,庞然大物般的车身显得更加的霸气威猛。

从表面目前看见的改装件来说,方远估计花费已经超过了十五万,这还不算没有看到的改装部位。

一辆花了这么大金钱和心血的改装牧马人罗宾汉,打死方远也不相信车主会任凭它闲置,放在那里风吹日晒的生锈。

一个想法在方远脑海中浮现,对宋国源问道:“这是一辆‘僵尸车’?”

宋国源没有立刻回答,他后撤了一步好像不认识方远一样,上上下下的打量他一遍,过了几秒钟才满眼狐疑的问:“你也知道‘僵尸车’?你怎么看出来的?”

“额……我在日本听说过,但是从来没有见过,也不知道怎么做旧的。”方远指向了远处的那辆牧马人罗宾汉,“您看如果是自然生锈,锈迹应该深浅不一,厚薄不一样,而它的机盖,车门等处的锈迹非常均匀,别说影响美观了,反而增添了一种沧桑、怀旧的感觉。”

“对,就是这样,这种人工做旧的痕迹确实和自然生锈不一样,眼光够毒够辣,观察非常仔细。”宋国源对于方远的判断是非常赞同,大加赞赏,肯定他一下子找出了问题的关键。

“再看这辆车的改装。”方远提到改装,简直羡慕的牙都酸了,“从竞技杠,到绞盘、越野灯、深水喉……仅仅是我看到的,估计全部是世界大牌,我猜没有十多万根本拿不下来。”

“那个竞技杠,我看着像白头鹰国的,一套三万多,那个越野灯,我看着像日本的,一个五千多,那个绞盘我没看出来,估计也不会便宜了……”宋国源想了想,仅仅是能看到的,能猜到的改装位置,确实没有个小二十万拿不下来。

但是宋国源告诉方远,最贵的还不是这些改装件,最花钱的地方就是漆面的做旧。

在以前,汽车外观做旧就是外面贴了一层膜。

这种铁锈做旧贴膜非常考验技师的手艺和用料。

国外有辆保时捷车主,花几百万买了辆保时捷,花几十万贴膜做旧,费用可见非常的贵。

然而华夏的做旧,技师的功夫达不到人家这个水平,所用的材料更是和人家没法比,费用虽然低廉,但是做出来的效果完全没法比,一眼看上去有点四不像,非常的假,视觉效果非常的不舒服。

后来有的人开始整车脱漆重塑,就是在把原来的漆面打磨之后,让它自然生锈,最后进行封漆保护,效果更加的逼真,更加的有年代久远的气息,费用当然也更加的贵。

宋国源根据这辆牧马人‘僵尸车’做旧的程度和效果,已经是顶级的手艺和用料,猜测没有个二十万下不来。

“花二十万做旧,改成报废车的效果?”方远知道现在2018款的牧马人,车况非常好的才40多万,现在仅仅是看到的改装件和漆面做旧的费用,已经顶一辆车价了,方远觉得自己是不会这么干。

“现在的人都彰显个性,有的人就喜欢这个调调。”宋国源笑了。

“改成这样不去越野简直是糟蹋东西。”方远非常羡慕的对宋国源说,“要不,咱们以后也弄辆牧马人改成这样?叫上孙叔和我爸妈,一起去沙漠豁沙子,去钻丛林玩?”

“好。”宋国源自打收方远为徒,感觉自己心情畅快了许多,也愿意跟着他一起出去疯,一起玩,“以后再搞一辆房车,出去玩也行。”

“方远,宋师傅……”方远和宋国源正美滋滋的讨论着房车的事情,远处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方远扭头看去,好家伙浩浩荡荡一大群人朝着这边走来,让人捧腹大笑的是,很多人脱的仅剩个裤衩,很明显是打赌输了。

这群人为首的两个人,一个光着膀子,穿着运动裤,赫然是杜骁。

他旁边的那个人身材修长,远远的看去,估摸有三十多岁,面容帅气,剃着很精神的平头,鬓角修的很整齐,配上宽松的体恤衫,牛仔马裤,嘴角隐隐含着微笑,显得干练,精明,在一群光膀子的男人中间,显得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人群到了方远面前,杜骁低头看了自己的肚子,不好意思的冲着方远和宋国源笑了笑,这才指向了他们两给旁边的那个人介绍:“这位就是我说的汽修大师宋国源,宋师傅,这位是他的徒弟,我给你说的方远。”

介绍完方远和宋国源,杜骁又指向了旁边的男子:“这位是我的好朋友,田凯。”

虽然杜骁没有说田凯的身份,方远一直在打量他。

方远觉得他的年纪不大,然而有资格,够份量能让杜骁亲自介绍,能被称呼为好朋友,被杜骁如此的重视,恐怕不简单。

田凯朝着方远伸出了右手,笑呵呵的看向了那么牧马人:“怎么样,我的这辆罗宾汉还行吧?”

“你的罗宾汉?”方远和宋国源同时惊奇的瞪大了双眼,异口同声得问,“那辆僵尸车是你的?”

“你们也知道僵尸车?”田凯对方远和宋国源更感兴趣了,朝着杜骁吐槽说,“你看看,你看,行家就是行家,两位大师一眼就看出来我的牧马人改成了僵尸车,不像你们,还说我的品位古怪。”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