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傲剑出尘 > 第二章,劫色者留下人头

傲剑出尘 第二章,劫色者留下人头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傲剑出尘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剑南道铜雀山,是落枫山脉的余脉,以山青水秀名闻天下。比山青水秀更著名的,是山脚下那座四角的落凤亭。

据说当初建落凤亭,是前朝的遗民们为了纪念他们国破后一路逃亡,最终无路可走,为免受辱吊死在山脚下那棵歪脖树上,艳美无双的郭皇后。

无论哪朝哪代,江湖还是朝野,只要是和美人有关的香艳故事,那就一定会牵动人心,吸引眼球,何况是一位亡国的貌美皇后?所以这落凤亭也常有文人士子前来凭吊。

落凤亭附近野草丰茂,山花烂漫,亭子前边几十步,有一条山路,去当阳县比走官道近了足足四十多里地,而且沿途景致不错,虽然崎岖些,平日里倒也常有人经过。不过这些日子风闻铜雀山附近有山匪出没,所以山路上顿时就人迹罕至了。

春光明媚,暖风微醺,一位骑黑色独角马的少年,正沿着山路,缓缓而来。

少年有十四五岁,棱角分明的脸,双目炯炯有神,一身黑色武师服,腰挎黑皮鞘的雁翎刀,颇为英武。他肩上蹲着一只长约一尺有余,用于传信的白色雀鹰,手里正拿着一封信,看过后,取出火折子,吹了一下,慢吞吞的把信点着,看着它化为灰烬。

身为国师的老爹在信上说,他奉密诏暗中招兵买马,让少年在游历路上留意一下各地地形,最好绘出地图,标出可以用兵之地,以备将来之需,又说以后不再飞鸽传书了,改飞鹰传书,以确保安全,最后说,一定要吃好玩好休息好……

少年咧嘴笑了笑,老爹简直比娘还要唠叨,还是那样的谨小慎微。不过想想目前的局势,谨慎一些还是有必要的。当然了,众所周知江湖上人心险恶,但少年还是很喜欢这座江湖,毕竟没有了这座江湖,人生就会缺少很多乐趣。

骑在马上的少年心情大好,摇头晃脑的吟起诗来:“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泥融飞燕子,沙暖睡鸳鸯……”

“小唐,你居然连鸳鸯都想睡了?啧啧啧,真是春天来了,人也跟着春心萌动呀。”调笑声中,前方林间小路的拐弯处,不知怎么就出现的一匹白色骏马,挡住少年的去路。

骑白马的是一位十六七岁的俊俏姑娘,腰间悬剑,白衣如雪,瓜子脸,眉目如画,肤如凝脂,胸前波涛汹涌。长相虽然未必能倾国,倾一座城怕是绰绰有余了。何况有句俗话说的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这位姑娘才十六七岁,这不是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嘛。

看到满面笑容美艳动人说话却如此剽悍的白衣姑娘,少年猛的带住了独角马,左手下意识握住了腰间的雁翎刀。

前些天在五泉镇外的官道上,偶遇这位漂亮姑娘,他不过是盯着她的胸多看了两眼。结果这姑娘一言不发拔剑就砍,虽然最后仍是他技高不止一筹,但还是惊出了一身冷汗。之后,气愤的少年丢了一句,“胸很壮观,舞起剑来更壮观。”然后拨马就跑。

这之后发生的事倒是有些意外,这姑娘居然一路偷偷跟到凌虚观。不过没有再大打出手,匪夷所思的用更昂贵的独角马偷换了他的大白马,留了个没有敌意的书柬,他这才知道姑娘叫西门玉霜。

游历的路上,有志趣相投的朋友送了他一匹大白马,然后又有人用独角马换了他的大白马。马是好马,价值千金,可以送给自己的朋友,这是有钱人的江湖。

没钱人的江湖,是几文钱就能买来一家几口人一天口粮的江湖,少年在游历的路上也救过这样没钱的人。少年曾经在有钱人的马蹄下,救出一个小孩。被救下来的小孩非常感激,送给他一个馒头,少年想了想,欣然接受,因为这孩子能拿出来的全部财产就是别人施舍给他的一个馒头,那个馒头价值一文钱。

送好马的人和送馒头的人,在少年的心里都是一样的,送的都是情义,虽然别人不一定都这样想。

但是少年知道一点,人在江湖,尤其不清楚对方底细的时候,谨慎些没错,毕竟小心驶得万年船。

少年胯下的黑色独角马,望着白衣姑娘点了点头,见到前主人颇有些亲近的意思。而姑娘骑着的那匹白马,则冲着黑衣少年打了个响鼻,也是很亲热。画面相当喜庆。

一身白衣的西门玉霜嫣然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的贝齿:“小唐生,我们两个人还真是有缘呢,你看,这还没过几天呢,又见面了。”说完,亲昵的拍了拍白马的脖子,白马缓步向少年的方向走了过来。

少年皮笑肉不笑,拱了一下手:“西门大姐,纠正一下,一般人叫我唐九生……”

听到一声大姐,西门玉霜眉头一皱,刚想骂人,忽然四周喊声大起,上百名山匪从山路两旁的树林里涌出,拿着刀枪棍棒,将两个人围在了中间。

唐九生望着西门玉霜,笑容灿烂,“这运气可真是不错,随便走个山路都能遇到打劫的。不过打劫的遇到我们,他们的运气……更不错。”

为首骑劣马提着马刀的宋姓山匪小头目见到西门玉霜,眼睛瞬间就直了,这脸蛋,这胸脯,这身段,真他娘绝了!长这么大就没见过这么俊俏的小娘们儿。

宋姓山匪用袖子擦了擦流下来的口水,心想这等娇俏的小娘们儿,自己是没福消受,只好抢回去给新来的那位,刀法卓绝到可以一刀劈死老寨主的新任大寨主。新任大寨主一欢喜,以后自己在山寨的日子可就好过多了。

看着这吃不到嘴的天鹅肉,长相歪瓜裂枣的山匪小头目一声大吼:“小的们,把这男的抓回去剜心做醒酒汤,女的抢回去给大寨主当压寨夫人!”山匪中有个扛着铁棍的汉子率先喊了一声好,七长八短的汉子们顿时轰然大笑。

宋姓山匪提着刀,盯着不远处这对被包围的年轻男女,一看就是出来游历江湖的世家子弟,瞧瞧这两个雏儿骑的马,一个是价值数百金的西域白马,另一个竟然是千金也买不来的独角马。出行在外,财不露白啊,骑着这样的好马,这不就等于说,老子是大肥羊,尽管来抢吗?这两个雏儿还真是嫩的一塌糊涂。

刚被叫了声大姐就皱起眉头的西门玉霜,听说要被抓去当压寨夫人,美眸瞬间立了起来,就要发飚拔剑。

唐九生笑着摇摇头,一群不知死活的山匪,怎么来招惹这位瞪起眼睛就要砍人的姑奶奶?心里这样想着,嘴上还要兴灾乐祸:“大姐,待会儿您要是当了压寨夫人,可别忘了给小弟说两句好话,我这要想活命可全倚仗您了!”

西门玉霜给了唐九生一个白眼,转瞬却又妩媚一笑:“小唐生,别这么不仗义,前些天你在五泉镇英雄救美的时候,可不是这么怂的。”

唐九生大感意外,“我在五泉镇痛打贺老虎你怎么知道?”

西门玉霜得意洋洋,“不然我能在五泉镇外的官道上找你比试武艺么?能在凌虚观黑马偷换白马么?”

提着马刀的山匪小头目不由得狞笑了起来,这两个雏儿还真是缺心眼,这都死到临头了还在这儿打情骂俏呢,特别是那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兔崽子,是不是以为自己穿了一身武师服就真他娘是个高手了?

宋姓山匪提刀指着唐九生,一声大喝:“小子,听爷爷我良言相劝,赶快滚下马乖乖受死,爷爷会让你死的时候痛快些,少遭点罪。”

唐九生一副受到惊吓的表情,慌慌张张的说道,“这位好汉饶命,小的愿意下马就死,只是有人不答应啊。”

“谁?!”

唐九生哈哈一笑,一脸的嘲讽,“我手里这把刀,还有旁边这位貌若天仙的白衣姐姐……”

“恁娘!竟然敢调戏你宋大爷!你他娘的是嫌命长了吧?”

被调戏的宋姓山匪恼羞成怒,面目狰狞,杀机四溢,双腿一夹马腹,劣马奔跑,加速,直撞上来,马刀高高扬起。

唐九生刚刚把雁翎刀握在手中,一旁的西门玉霜就冷冷说了句,“让我来!”话音没落,一袭白衣便凌空而起。

一声娇叱,宝剑出鞘,人随剑走,白衣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眨眼间就和宋姓山匪擦肩而过。

一剑落空,还在空中的西门玉霜双脚在一颗松树上点了一下,身形折回,迅急追上山匪的劣马,第二剑又出,向尚未拨转马头的宋姓山匪后心撩去。

姓宋的山匪耳中听到背后恶风不善,在马背上一伏身,堪堪躲过这剑,没料到这一剑却顺势向下一挥,伴随着一声清冷的娇叱:“去死!”,宋山匪的人头落于马下,劣马奔出去好远才停住。

西门玉霜轻盈落地,宝剑不沾半滴血丝,潇洒还鞘,随即环视上百名观战的山匪,轻笑一声,“还有赶着投胎的吗?”

凌厉的目光所及之处,一众山匪个个目瞪口呆,人人脊背发凉,不由自主的集体倒退了几步,如此轻松写意就杀掉了老宋,这个婆娘简直比我们山匪还要心狠手辣!

西门玉霜两招杀死宋山匪,内心深处有些得意,纵身上了马,骄傲的哼了一声,“武力不过七品,也敢挡住本姑娘的去路,不自量力!小唐,我们走。”

西门玉霜的话音刚落,就听到有人大喝一声,“当我们山寨的人是菜地里的大萝卜?想砍就砍,想走就走?”

一个身高中等,相貌平平的胖子仿佛从天而降,轻轻如柳絮一般落在二人的马前。西门玉霜和唐九生对视了一下,忍不住一起喝了声彩,“好轻功!”

轻功很好年纪不大眼睛也不大的胖子,正努力瞪着不大的眼睛望着骑在马上的唐九生二人,这胖子肩上扛着一柄精钢打造的锤子,锤头椭圆如西瓜,锤柄长三尺四寸,锤有七十二斤重。唐九生瞧了瞧这个胖子,感觉有点儿眼熟,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紧跟着又有五六个山匪从山林里钻了出来,看这几个人的装扮都是山匪头目,其中有一个穿青衣提刀,肤白貌美有三十岁上下的女人格外出彩。唐九生叹了口气,这模样的女人都做了山匪?真看不懂这个世道了。

西门玉霜冷冷一笑:“怎么,小胖子你准备给那个用刀的饭桶报仇?”

年轻胖子笑咪咪的问:“他不过是想劫你上山给我们大寨主当压寨夫人,你就要动手杀人?想走?先问过你胖爷手中的锤子再说。”

西门玉霜呸了一声,刚想问那个死胖子什么叫做“不过是想劫你上山做压寨夫人?”转念一想,要是真问了才是傻了,和土匪讲道理,怕是会被人笑掉大牙吧?

唐九生盯着胖子突然笑起来:“原来胖子你是个高手?”胖子眯起眼睛大笑:“你也是。”西门玉霜莫名其妙的看着俩人,这俩货都没动手呢,怎么感觉出来对方是高手的?

唐九生在马上向前探了探身,也学胖子那样笑咪咪,然后挑衅似的问,“欺负女人不算本事,要不,咱俩过过招?”

胖子扛着锤子仰天狂笑,开心的不得了,“来吧!”

西门玉霜这才后知后觉地感觉到胖子逐渐攀升的气势不同寻常,恐怕在实力已经在四品以上,忍不住有些担心的提醒了唐九生一句:“小唐,小心些。”

唐九生冷冷一笑,这又不是一品高手那种摧城开山的决战,怕个鸟?

唐九生在马背上一纵,身形就瞬间拔高一丈有余,口中答应一声“晓得,先打过再说”。身形轻捷如燕子掠水,雁翎刀在空中左右一劈,一个耍帅的起手式,使开一路泼风刀法劈向胖子。递出的第一刀叫做开门揖盗,明摆着讽刺胖子是个山贼。

年轻的胖子面无表情,手中七十多斤重的锤子用力向上一挥,磕向唐九生的雁翎刀口,果然力猛锤沉,竟然隐隐有风雷之声。雁翎刀不过四斤重,如果这一锤给砸上,弄不好刀都要脱手。

俗话说,锤棍之将不可力敌。人在半空中的唐九生用刀在胖子的锤头上轻轻一沾,借力在空中一个翻身,一翻手腕,刀向胖子的后脑海劈去。胖子向左一个纵身躲开这一刀,回身一锤犀牛望月。

刀来锤往,转眼两个人打了二十个回合,不分胜负。唐九生不再恋战,一个倒纵跳到几步开外,收刀入鞘,笑呵呵道:“不打了,小胖子,哥知道你是谁了,你姓姜。”

失去对手的胖子重新扛起锤子,瞪圆了小眼睛,惊奇的问,“你怎么知道?”

唐九生眨了眨眼睛,一脸坏笑:“小胖子,还不过来拜见你唐哥哥?几年前在京城国师府,我打完你的屁股,可是请你吃过糖葫芦的。”

胖子听唐九生这样说,瞪起小眼睛端详了半天,然后脸上笑开了花,怪腔怪调说道,“哇,还真是我的老唐哥,啧啧,长高了变帅了,胖爷我愣是没给认出来。”

这胖子转回身又瞧瞧西门玉霜,一脸的泼皮无赖相,“这个漂亮姐姐是嫂子?果然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呀!”西门玉霜当时脸臊的通红,但不知怎么的心里又有点儿甜。

唐九生摇摇头,很想踹这个死胖子两脚,“嘴没遮拦的胖子,不要瞎说。这是一位路上结识的朋友,西门姑娘。哎,我说胖子,你一个……你怎么会成了山匪?没道理啊!”

胖子回过头看看那些山匪,朗声说道,“都回去吧,今儿不打劫,放假,回去给老宋挖个墓,厚葬了。”

山匪们一齐答应一声,有几个人过来抬起宋山匪的尸体,又有人过来提着头,在几个山匪头目带领下退入林中,很快消失不见。

唐九生这才沉下脸来,怒道:“胖子,解释解释,你堂堂一个将军之子,为什么自甘堕落,做起了劫匪?”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